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仲裁数据库>> 司法案例>> 中国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 >> 详细资料
西安大宗农产品交易所有限公司与重庆易极付科技有限公司等新增资本认购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申诉、申请案
点击数:
【文书性质】民事裁定书
【文书编号】 (2016)最高法民申882号
【发布机构】 最高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 新增资本认购纠纷、买卖合同纠纷
【发布日期】 2016年07月14日
【裁判人员】 杨国香 周其濛 张娜
【代理律师】
【当 事 人】 西安大宗农产品交易所有限公司 重庆易极付科技有限公司 重庆市博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国 别】 中国
【主 题】 新增资本认购纠纷、买卖合同纠纷
【案件摘要】 当事人约定由'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仲裁',即应视为当事人协议选择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
【全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申882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西安大宗农产品交易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鹏。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重庆易极付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熊新翔。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重庆市博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熊新翔。

再审申请人西安大宗农产品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产品交易所)为与再审被申请人重庆易极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极付公司)、重庆市博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恩公司)新增资本认购纠纷管辖权异议一案,不服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陕立民终字第00055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完毕。

一审原告农产品交易所以被告易极付公司、博恩公司违反《西安大宗农产品交易所有限公司增资扩股意向协议》(下称扩股意向协议)为由,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决:1、被告履行出资义务,向原告支付增资扩股款1000万元;2、被告向原告支付违约金60万元;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被告易极付公司及博恩公司一审答辩期间提出管辖权异议,认为其与农产品交易所签订的增资扩股意向协议第七条约定有仲裁条款,本案应由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受理。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农产品交易所与被告易极付公司、博恩公司于2013715日签订的增资扩股意向协议第七条约定:'因履行本协议发生纠纷,任何一方均可向第三方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经一审法院向四川省司法厅调查,该厅依法登记的仲裁机构中并无'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被告称其约定的仲裁委员会即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西南分会',但双方当事人约定的'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与该仲裁机构的名称并不一致,因当事人约定的'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并不存在,故合同中约定的仲裁条款属约定不明确,应为无效。被告据此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不能成立。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46条:'当事人在仲裁条款或协议中选择的仲裁机构不存在,或者选择裁决的事项超越仲裁机构权限的,人民法院有权依法受理当事人一方的起诉'及第147条:'因仲裁条款或协议无效、失效或者内容不明确,无法执行而受理的民事诉讼,如果被告一方对人民法院的管辖权提出异议的,受诉人民法院应就管辖权作出裁定'之规定,裁定:驳回被告易极付公司、博恩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易极付公司、博思公司均不服一审法院民事裁定,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认为:1.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增资扩股意向协议第七条约定:'因履行本协议发生纠纷,任何一方均可向第三方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四川省贸促会是'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四川省委员会'的简写,四川省贸促会下设'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成都办事处'。故该协议约定的仲裁机构'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是确实存在的,并且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2.《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2012)》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在仲裁协议中订明由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国际商会仲裁,或由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国际商会的仲裁委员会或仲裁院仲裁的,或使用仲裁委员会原名称为仲裁机构的,均应视为同意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由此亦可见,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约定的仲裁机构'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不但存在,而且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3.根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2012)》第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当事人对仲裁地未作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以管理案件的仲裁委员会或其分会/中心所在地为仲裁地;仲裁委员会也可视案件的具体情形确定其他地点为仲裁地。'据此,上诉人已经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西南分会申请仲裁;且该分会已经受理。4.一审法院仅向四川省司法厅调查核实是否登记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是片面的,因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在成都只有办事处,因此是不在四川省司法厅进行登记的,但是成都办事处却可以代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受理仲裁案件。只有地方仲裁机构才在当地行业管理机关登记。所以,在'四川省司法厅查无登记'实属正常,但不能因此否定仲裁条款的效力。请求撤销一审裁定,裁定本案的管辖权归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贸仲会)。

农产品交易所辩称,20131226日,其公司代理人致电四川省贸促会,该贸促会工作人员明确表示不存在'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的仲裁机构。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虽约定发生争议由'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仲裁,因并不存在'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的仲裁机构,仲裁条款对仲裁机构的约定不明,该约定应为无效,人民法院应当受理本案。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农产品交易所与易极付公司、博恩公司于2013715日签订的增资扩股意向协议第七条约定:'因履行本协议发生纠纷,任何一方均可向第三方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约定反映了双方当事人希望通过仲裁解决争议的意思表示并且是通过贸促会的仲裁委员会解决争议。虽然名称为'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的仲裁机构不存在,但是,四州省贸促会为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的四川省委员会的简称,而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的仲裁机构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且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设有西南分会。即可确定当事人选择的仲裁机构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且博恩公司就本次纠纷已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西南分会申请仲裁,该分会已经受理。《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条规定:'当事人达成仲裁协议,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仲裁协议无效的除外'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仲裁协议约定的仲裁机构名称不准确,但能够确定具体的仲裁机构的,应当认定选定了仲裁机构。故人民法院对本案的争议不具有管辖权。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成立,应当予以支持。一审裁定有误,应予以纠正。遂裁定如下:一、撤销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西中民四初字第00047号;二、驳回西安大宗农产品交易所有限公司的起诉。

农产品交易所不服上述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再审申请。认为:双方约定的仲裁条款因约定不明而无效。二审推定当事人选择的仲裁机构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无事实依据。请求本院依法撤销二审裁定,指令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审理本案。

本院认为:根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2012)》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在仲裁协议中订明由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仲裁委员会仲裁的,应视为同意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因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附设的仲裁机构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四川省贸促会是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四川省委员会的简称,是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的分支机构,故当事人约定由'四川省贸促会仲裁委员会仲裁',即应视为当事人协议选择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综上,二审裁定驳回农产品交易所起诉正确,应予维持。再审申请人农产品交易所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西安大宗农产品交易所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杨国香

代理审判员  周其濛

代理审判员  张 娜

二〇一六年七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柳 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