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仲裁数据库>> CISG资料>> 中国CISG判决 >> 详细资料
大达出口有限公司与中土畜浙江进出口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案
点击数:
【文书性质】民事判决书
【文书编号】 (2008)浙民三终字第3号
【发布机构】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 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
【发布日期】 2008年03月21日
【裁判人员】 周平 周卓华 王亦非
【代理律师】
【当 事 人】 大达出口有限公司 中土畜浙江进出口公司
【国 别】 中国
【主 题】 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 CISG
【案件摘要】 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主要焦点是:双方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原审法院在调查取证上是否存在不当。对于上述本案争议焦点,本院认为,大达公司主张其与中土畜公司之间存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大达公司因此负有相应的举证责任。
【全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8)浙民三终字第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大达出口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爱斯.阿.派。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刘俊寅、顾百忠。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土畜浙江进出口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学群。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谢映。

上诉人大达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达公司)因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杭民三重字第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该案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曾于2002年6月11日作出(1999)杭经初字第751号民事判决,大达公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经审理于2002年12月30日作出(2002)浙经二终字第92号民事裁定,撤销(1999)杭经初字第751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审。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先后于2004年8月23日、2007年4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并于2007年10月15日作出了判决。宣判后,大达公司和中土畜公司均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08年1月3日受理本案后,于2008年1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大达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俊寅、顾百忠,被上诉人中土畜浙江进出口公司(以下简称中土畜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学群及委托代理人谢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大达公司将编号为CD/CHN/CEL/-27/97-98的汇票通过波班达省曼尼少克市萨拉斯托拉州银行(以下简称萨拉斯托拉银行)送交中国交通银行杭州分行(以下简称杭州交行),向中土畜公司提示要求付款,汇票的付款期限为见票即付,汇票的金额为33000.80美元;1998年1月13日,萨拉斯托拉银行通知杭州交行,付款期限改为30天承兑交单;同年1月15日,萨拉斯托拉银行再次通知杭州交行,要求杭州交行在中土畜公司承诺以电汇方式付款后交付单据。后中土畜公司并未付款,大达公司遂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中土畜公司支付欠款33000.80美元及赔偿相应的利息损失,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为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从本案的管辖权来看,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进行涉外诉讼,适用涉外民事诉讼程序的特别规定,没有特别规定的,适用民事诉讼法的其他有关规定。本案的原审被告中土畜公司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成立的公司,涉外民事诉讼程序对此没有特别规定,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可以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原审被告中土畜公司住所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杭州市,原审法院依法对本案具有管辖权。从本案的法律适用看,在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作为处理合同争议所适用的法律,因此,本案适用的法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大达公司提出适用《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相关规定,由于大达公司的住所地在印度共和国,印度共和国非《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缔约国,因此公约不适用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双方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大达公司诉称双方之间存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但是从大达公司提供的证据来看,仅有萨拉斯托拉银行向杭州交行发出的电传证明,大达公司曾委托萨拉斯托拉银行向中土畜公司进行托收,原审法院认为这并不足以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的事实:第一,在本案中,虽然可以确定大达公司签发汇票,委托萨拉斯托拉银行向作为受票人的中土畜公司进行托收的事实,但是从该行为并不能当然地推断出双方之间存在着货物买卖的基础合同关系,要证明双方之间存在货物买卖合同关系,大达公司需要提供进一步的证据,但大达公司没有提供任何其它的证据比如买卖合同或者信件、电报等合同性质的文件;第二,更重要的是,该汇票是大达公司单方开具的,托收行为也是大达公司委托的银行进行的,作为相对一方并没有进行回应,比如承兑或以其它方式承诺付款等。合同作为双方当事人合意一致的产物,才对双方当事人产生约束力,但在本案中,恰恰缺乏作为合同双方当事人的合意的证据,无法证明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货物买卖合同关系,不能要求中土畜公司承担相应的合同责任。大达公司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与中土畜公司存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的事实,应由大达公司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因此对于大达公司基于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向中土畜公司主张货款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于2007年10月15日判决:驳回大达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610元,由大达公司负担。

宣判后,大达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在历时长达五年之久的审理过程后,仍然没有就大达公司通过印度银行送交杭州交行的单据去向这一本案关键事实加以查明,显属事实认定不清。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中土畜公司答辩称:原审法院在一审中已经向杭州交行等有关部门调取了证据,最终穷尽了一切手段还是无法调取证据,属于上诉人举证不能。

在二审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新的证据向法庭提供。根据大达公司的上诉理由以及中土畜公司的答辩理由,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主要焦点是:双方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原审法院在调查取证上是否存在不当。对于上述本案争议焦点,本院认为,大达公司主张其与中土畜公司之间存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大达公司因此负有相应的举证责任。大达公司在本案中仅提供证据证明其开具了汇票并曾委托萨拉斯托拉银行向中土畜公司进行托收,但由于在本案中缺乏中土畜公司意思表示的证据,因此上述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原审法院在一审中已经向杭州交行进行了证据的调查收集工作,但并没有调取到相关单据原件,大达公司因此上诉认为原审法院事实认定不清,显然无理。

综上,本院认为,本案为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在一审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作为处理合同争议所适用的法律,因此,本案适用的法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大达公司主张其与中土畜公司之间存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但其提供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关系,因此其提出的要求中土畜公司承担相应的合同责任的诉讼请求及针对原审判决提出的上诉理由和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610元,由大达出口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周 平

代理审判员  周卓华

代理审判员  王亦非

 

二00八年三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