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仲裁数据库>> 司法案例>> 中国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 >> 详细资料
中国第四冶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与长春众品食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案
点击数:
【文书性质】民事裁定书
【文书编号】 (2015)民申字第3194号
【发布机构】 最高人民法院
【案件类型】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发布日期】 2015年12月14日
【裁判人员】 审判长 张志弘 审判员 李明义 审判 员 董 华
【代理律师】
【当 事 人】 中国第四冶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长春众品食业有限公司
【国 别】 中国
【主 题】 仲裁协议有效性 或裁或审 不准确
【案件摘要】 再审申请人中国第四冶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冶公司)因与被申请人长春众品食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品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吉林省 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16日作出的(2015)吉民一终字第135—2号民事裁定和2015年10月27日作出的(2015)吉民一终字第 135—3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四冶公司提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及第六项规定的情形。
【全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民申字第319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中国第四冶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江西省贵溪市建设路436号。

法定代表人:林铁生,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康晓德,该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张当智,河南河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长春众品食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吉林省农安县农安工业集中区甲三路。

法定代表人:刘朝阳,该公司总经理。

再审申请人中国第四冶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冶公司)因与被申请人长春众品食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品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吉林省 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16日作出的(2015)吉民一终字第135—2号民事裁定和2015年10月27日作出的(2015)吉民一终字第 135—3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四 冶公司向本院申请再审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请求依法再审,撤销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吉 民一终字第135-2号民事裁定书及(2015)吉民一终字第135-3号民事裁定书,撤销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长民管初字第5号民事裁 定书,指令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四冶公司诉众品公司涉及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长春众品一标段工程)的诉请进行审理,本案诉讼费用由众品公司承担。主要 理由是:(一)二审裁定认定主要事实缺乏证据证明。1.二审裁定依据的2010年9月18日签订的编号为2010—ZCYY—0164—2PCC—007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长春众品一标段合同)属无效合同。该工程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共安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条的规定,必须进行招 标,而该合同没有进行招标。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三项的规 定,“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施工合同无效”。二审裁定却以该合同作为确定案件管辖的主要证据之一。2.二审裁定依据的另一重要证 据《协议书》也是无效的。2011年6月1日双方签订的《协议书》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该协议书约定:招标以前四冶公司与河南众品食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和招标后四冶公司与众品公司签订的经过备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发生冲突后,优先适用哪个合同问题。这份协议约定黑合同的效力高于 白合同的效力,无效合同的效力高于有效合同的效力,违反了《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也是无效的。(二)二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1.本案应适 用《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三项、第二十一条规定确定管辖。双方签订的一标段工程和二标段工程的两份GF-1999-0201《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是 备案合同,合法有效,应据该两份合同的约定,即发生纠纷由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确定管辖。之前四冶公司和河南众品食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 合同》实质内容与本案合同不一致。后一合同属无效合同,其约定的仲裁条款也自始无效。2.本案确定管辖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6)7号)第七条的规定,即“当事人约定争议可以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协议无效”的规定,本案备案中标合同约定了诉讼,无效协议约定了仲裁,仲裁协议无效。

本院认为,根据四冶公司申请再审所主张的事实及理由,本案争议焦点是四冶公司与众品公司之间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长春众品一标段工程)而产生的纠纷,由人民法院管辖还是应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

经 审查,2011年3月18日,四冶公司与众品公司签订了长春众品一标段工程的GF-1999-0201《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解决争议 的方式为:向长春市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或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2011年6月1日,四冶公司与众品公司签订了《协议书》,约定双方于2010 年9月18日签订的第一份编号为2010—ZCYY—0164—2PCC—007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GF-1999-0201(长春众品一标段工 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不一致的,以编号为2010—ZCYY—0164—2PCC—007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即第一份合同)约定为准。而 第一份的2010—ZCYY—0164—2PCC—007《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对于争议解决方式约定为“双方同意由许昌市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可见,双 方当事人就涉及的长春众品一标段工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争议解决方式达成了仲裁协议,即由许昌市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并非由人民法院管辖。该仲裁 协议为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并不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应合法有效。对于所涉及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长春众品一标段工程)以及双方在 2011年6月1日达成的《协议书》是否无效,因本案当事人是在管辖阶段就案件应否由人民法院受理提出异议,一、二审法院就该异议是否成立进行审查,对案 件应否受理进行裁决,而案件并没有进入实体审理,因此,上述合同是否无效,均需经下一步实体审理后方能确认,并非是本案审查范围。况且无论上述合同是否无 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七条关于“合同无效、被撤销或者终止的,不影响合同中独立存在的有关解决争议方法的条款的效力”的规定,本案也应 当按照双方当事人约定的仲裁协议执行。虽双方约定的许昌市仲裁委员会名称并不准确,但据此能够确定仲裁机构系指许昌仲裁委员会,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 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二项“依照法律规定,双方当事人达成书面仲裁协议申请仲裁、不得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告知原告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条“当事人达成仲裁协议,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仲裁协议无效的除外”之规定,二审法院作出驳回四冶公司对涉及《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长春众品一标段工程)的起诉的裁定结果正确。四冶公司提出的再审申请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其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四冶公司提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及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中国第四冶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张志弘

审 判 员 李明义

审 判 员 董 华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

法官助理 裴 跃

书 记 员 张 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