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资讯中心>> 中国仲裁 >> 正文
仲裁机构独立是立法本意改革方向
作者:法制日报 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日期:2015年09月28日 点击数:

 

中国仲裁体制改革,这一话题的重要性自不待言,正如北京仲裁委(以下简称“北仲”)主任、民法学界泰斗梁慧星在近日北仲主办的中国仲裁体制改革暨仲裁法实施20周年研讨会上所说:“这些年,我们一直在讨论的、争论的,不就是这个问题吗?”

仲裁机构改革的方向是什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实施20周年之际,从这部法律中依然能够寻求到答案。全国人大内司委副主任王胜明,曾参与仲裁法的起草。他在研讨会上指出:“从当初起草仲裁法的历史背景看,仲裁机构独立于行政机关显然是最重要的。”

北仲是机构独立成功例证

根据国务院法制办今年早些时候披露的数据,中国现有仲裁委员会共235家。

这些大大小小的仲裁机构,在管理模式上呈现出了不同特点:或完全与政府脱钩,自收自支;或依靠政府财政拨款,人事不分;或横跨两界,既与政府保持一定的距离,又在人事上存在少数交叉,大体上趋于独立。

北 仲属于第一类。北仲副主任王红松介绍说,北仲当年是实施仲裁法的第一批试点单位,1995年9月28日正式成立。“北仲从1999年年初就开始实现了自收 自支。从2002年开始,实行了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开始比照企业纳税。我们获得了更大的管理自主权,实行更为灵活、更符合仲裁规律和与市场接轨的体制机 制。”比如,北仲在人事制度上,实行由机构从社会公开招聘,公平竞争,择优入选。“有关部门很早就不再向我们派任务、安置人员。”

北仲的例 子也证明了仲裁机构的定性对于仲裁质量及仲裁机构的竞争力有何等重要的影响。北仲秘书长林志炜介绍,20年的发展中,北仲已经受理了26000个案件,标 的额将近1500亿元。“到今年上星期为止,我们的案件数额已经超过2000件,标的额超过280亿,是历年的新高。”

“中国仲裁机构的前进步伐是不一样的。有的走在前一点,有的走在后一点。”梁慧星说,当初是由地方政府帮助辅助建立起来的,因此各个仲裁机构的发展是不平衡的,“取决于地方政府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理解,及对仲裁法的理解”。

地方政府表现出恋恋不舍

按照立法本意,仲裁机构与行政力量的关系又该如何呢?王胜明给出了权威解释:仲裁机构独立于行政机关显然是最重要的。

王 胜明认为:“这种独立起码有四个方面:第一,从法定政策上,仲裁机构的权力属于仲裁权,与行政机关的行政管理权的性质完全不一样。第二,从机构设置上,仲 裁机构独立于行政机关。第三,从人事关系上,仲裁机构独立于行政机关。第四,从财务管理上,仲裁机构独立于行政机关。”

仲裁机构从诞生起, 就难免与行政力量存在天然的联系。仲裁机构最初组建均由政府负责,彼时,仲裁对于政府扶持的需求也非常迫切。中国仲裁协会筹备领导小组副组长卢云华在接受 《法制日报》记者专访时曾经说:仲裁法实施初期的国情是“客观环境并不是成熟的市场经济环境”,“市场经济、市场主体和市场纠纷解决方式都不够成熟,很少 有人知道更谈不上选择仲裁解决纠纷”。于是,当年也就有了政府对仲裁机构“扶上马,送一程”的说法。

仲裁体制改革是大势所趋,而其方向,正是让仲裁机构坚定地回归其本真性质。就其定性而言,在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刘小康看来,有两个标准:第一,私权先于公权。第二,独立性先于民间性。

王 胜明认为,仲裁机构的独立性除了体现在独立于行政机关之外,还包含两层含义:仲裁机构之间相互独立;仲裁依法独立进行。就仲裁依法独立进行而言,王胜明强 调,不仅仅是指仲裁机构的仲裁行为或者仲裁庭的仲裁不受干扰,而且还要独立于其他纠纷解决途径。比如,与诉讼相比,要充分体现仲裁的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 独特之处。

增加符合特征的法人类型

根据新一轮事业单位改革时间表,2013年事业单位分类改革完成,2015年行政类和经营类事业单位改革到位。

“但是,据了解,部分事业单位分类改革任务并没有如期完成。仲裁机构是兼具多种社会功能的复合型事业单位,如何科学分类,还未达成共识。其实,除了仲裁行业之外,其他行业的复合型事业单位如何剥离多种社会功能,都是实践中科学分类必须解决的难点问题。”刘小康说。

王 红松建议,在事业单位分类体制改革中,不宜对各地仲裁机构分类进行“一刀切”式的简单归类。对那些已经自收自支,实行“企业化管理”的事业单位,应允许其 保留原有管理体制不变,或者由各地根据实际情况,从有利于仲裁事业发展目的出发进行管理体制的探索和创新(包括试行“法定机构”管理模式),并可选择符合 条件的仲裁机构作为试点。

同时扩大仲裁机构人、财、物管理的自主权,机构根据需要自主确定用人规模,内设机构;机构财务实行企业财务制度,不实行收支两条线制度;等等。

王红松认为,应在民法总则制定中增加符合仲裁机构特征的法人类型并广泛征求仲裁界的意见。国外这方面已有成熟的经验。仲裁机构还可能以商会附属式或其他方式存在。

从另一个角度看,仲裁体制改革或许并不难,因为“这种改革不是根本性的改变,而是在前面的基础上再往前跨出一个步伐”。梁慧星说。

他指出,我们过去的方向是对的,要坚定不移。20年中国商事仲裁的发展,基本上符合仲裁法的立法本意和仲裁法确定的方向,只不过我们有时候犹豫,有时候徘徊,有时候拿不定主意。

0
顶一下
0
  • 没有相关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