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专栏>> 会员专栏 >> 正文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与深圳国际仲裁院的新一轮“掐架”
作者:周建 来源: 发布日期:2015年08月27日 点击数: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贸仲)与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又称“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以下简称“上海仲裁中心”)、华南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又称“深圳国际仲裁院”,以下简称“深圳仲裁院”)之间的纠葛自2012年已持续很久,本以为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院)于2015年7月15日颁布的《最高院关于CIETAC原分会管辖权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能够定止纷争。然不曾想到广东省司法厅于2015年8月3日发布的《关于停止违法仲裁行为的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再次就管辖权问题向中国贸仲“宣战”。

 

  之所以说是“宣战”,主要原因在于《告知书》表达了以下两个观点:1.中国贸仲于深圳“重组”的“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贸仲华南分会)与现行依法登记的其他仲裁委员会名称相同;2.中国贸仲未经广东省司法行政部门依法登记就以贸仲华南分会名义开展仲裁工作,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因而中国贸仲的该等业务开展行为是违法的。

 

  中国贸仲看到此《告知书》当然十分不乐意,其于2015年8月12日发布《对广东省司法厅“关于停止违法仲裁行为的告知书的复函》表达了如下观点:1.历史上,贸仲华南分会的名字一直由中国贸仲使用;2.深圳仲裁院是独立设立的机构,其与中国贸仲之前在深圳设立的分会是两个机构,并且《批复》的内容亦可作为该观点的印证;3.所以中国贸仲“重组”华南分会并以“贸仲华南分会”名义开展仲裁活动“不存在与现有仲裁机构名称相同的情况”;4.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独立设立的仲裁委确实须登记,但贸仲华南分会不是独立设立的仲裁委,其是贸仲的“派出机构”,并且“自《仲裁法》实施后至201111月长达十六年之久原华南分会正常开展仲裁活动,无须也并未办理司法登记”。所以中国贸仲现未经登记“重组”贸仲华南分会开展仲裁业务并不违法。5.综上,《告知书》的内容存在重大错误。

 

  至此,我们可以发现中国贸仲与深圳仲裁院的争议焦点为谁有权使用“贸仲华南分会”的名称,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中国贸仲要使用“贸仲华南分会”的名称;而深圳仲裁院不准中国贸仲使用该名称。为何会有此争议?个人认为问题可能源于最高院于2015年7月15日发布的《批复》,根据《批复》:当事人在深圳仲裁院更名之前约定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仲裁的,由深圳仲裁院仲裁;当事人在深圳仲裁院更名后(含更名之日)约定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仲裁的,原则上由中国贸仲仲裁;当事人在批复施行(2015年7月17日)之后(含施行起始之日)约定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仲裁的,由中国贸仲仲裁。可以说《批复》的内容对深圳仲裁院不利,原因在于“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这一名称经常为当事人采用,此《批复》一出:1.对于专业人士,其基本可以明白约定“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后去哪家打官司;2.对于非专业人士,由于贸仲华南分会是深圳仲裁院的前身,因此其如此约定往往意指深圳仲裁院,而现在这些仲裁费却要给中国贸仲收去。深圳仲裁院当然不甘心。

 

  实际上,《批复》也给中国贸仲带来了麻烦:如当事人约定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管辖,该类当事人即需把案件提交至中国贸仲。注意这里指的是位于北京的中国贸仲,要知道,当事人选择仲裁地点原则上是选择就近地点或者与争议有关联的地点。例如两个广东的企业很有可能在合同中约定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仲裁,因为其认为即使发生争议在深圳仲裁也是很方便的。但现在不一样了,当事人要跑到北京打官司,撇开当事人信任位于北京的中国贸仲不谈,其很有可能不愿意往北京跑,这样之后其就很有可能不会如此约定(甚至当事人很有可能会告知生意上的朋友不要如此约定)。如果这样的话,当事人不约定,中国贸仲的生意还怎么做,最高院《批复》还有何实际意义?为此其必须于华南设立一个“分部”,处理类似案件。那么问题又来了,这个“分部”的名称是什么呢:是“贸仲华南分会”还是“贸仲华南办公室”、“贸仲华南分处”等等?中国贸仲肯定乐于采用前者,原因在于:1.这也符合最高院的《批复》,最高院都说了凡是约定“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会”的案件由基本又中国贸仲仲裁,所以中国贸仲用这个名称也是名正言顺的;2.历史上,中国贸仲在深圳的派出机构就一直叫贸仲华南分会,因此中国贸仲用这个名称也是理所当然的;3.最为重要的是使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这一名称已经为部分业内人士和当事人的一种习惯性做法,此时如果使用其他名称,亦会给当事人和中国贸仲的管理带来不便:明明约定的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为何去打官司时发现名称是“贸仲华南办公室”、“贸仲华南分处”等等,如此中国贸仲还需不断向当事人的解释。这就好比,你是冲着“全聚德”的名气去吃烤鸭,到了后你发现为什么是“金聚德”呢?然后,工作人员需不断和你解释他们已经更名为“金聚德”了。综上,为便利业务开展,中国贸仲必须在华南设立一个分会并且该分会的名称最好使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

 

  但为什么深圳仲裁院不愿意让中国贸仲使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名称呢?首先,深圳仲裁院肯定不愿意使用这个名称,如其以此宣传自己,那么最后案件岂不是都由贸仲受理,仲裁费不都落入贸仲的腰包了么?其次,个人认为禁止中国贸仲使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的名称就迫使中国贸仲使用其他名称,长期以往如此,当事人就会很少(甚至不会)使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的名称了。(就如上述,“金聚德”的员工每次都要和顾客解释他们已由“全聚德”更名为“金聚德”了,长期以往如此,顾客只会记住“金聚德”了。)如此,最高院的《批复》(当事人约定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仲裁的由中国贸仲受理)对中国贸仲来说还有意义吗?如此也解决了深圳仲裁院的上述问题,其亦可实现“逆袭”

 

  综上,个人认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的名称使用权将成为本轮“掐架”的症结。

 

(完)

0
顶一下
0
相关阅读
  • 没有相关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