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仲裁数据库>> 司法案例>> 纽约公约案例 >> 详细资料
塞尔维亚海慕法姆公司、MAG国际贸易公司及列支敦士登苏拉么媒体有限公司和被申请人济南永宁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承认及执行国际商会仲裁院仲裁裁决案
点击数:
【文书性质】
【文书编号】
【发布机构】 林一飞
【案件类型】
【发布日期】 2014年07月28日
【裁判人员】
【代理律师】
【当 事 人】
【国 别】
【主 题】
【案件摘要】
【全文】         

第一次以公共政策为由不予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案

2008年7月11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公共政策为由拒绝承认国际商会仲裁院作出的仲裁裁决。这是我国法院依据《纽约公约》,以公共政策为由拒绝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第一案。考虑到国际上在适用公共政策例外时的谨慎,该案引起实务界和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因而也是必然的。

(一)案例简介[1]

申请人塞尔维亚海慕法姆公司、MAG国际贸易公司及列支敦士登苏拉么媒体有限公司和被申请人济南永宁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承认及执行国际商会仲裁院仲裁裁决案

1995年12月22日,海慕法姆公司、MAG国际贸易公司与永宁公司签订《济南-海慕法姆制药有限公司合资合同》,成立济南-海慕法姆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称合资公司)。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29,980,000美元,海慕法姆公司出资10,642,900美元,占35.5%;MAG公司出资10,342,900美元,占34.5%;永宁公司出资8,994,000美元,占30%。合资合同第四十九条就合资公司租赁永宁公司土地约定:合资公司使用的土地由合资公司向丙方(永宁公司)租赁获得;46666平方米用地的总地租和税金是固定的,为每年100,000美元;地租和税金从合资公司的经营成本中支出。合同第五十七条就“适用法律”约定:本合同的订立、效力、解释和履行均受中国法律管辖。合同第五十八条就“争议的解决”约定:凡因执行本合同所发生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一切争议,双方应通过友好协商解决;如果协商不能解决,应提交巴黎国际商会仲裁委员会,根据该会的仲裁程序暂行规则进行仲裁。合资公司最终于1995年12月28日获得中国国家行政管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1995年12月27日,永宁公司还与合资公司签订租赁协议一份,永宁公司将46666平米的厂房租赁给合资公司使用,该协议于1995年12月28日合资公司成立后生效。2000年4月,MAG公司将其在合资公司中的50%股权转让给苏拉么媒体有限公司,苏拉么公司加入合资公司,成为公司股东。

合资公司成立后,合资中方永宁公司按照约定的时间足额缴纳了出资,包括车间、仓库、动力室及设备等。但是,合资外方海慕法姆公司和MAG公司均未按时足额缴清出资。针对外国合资者出资不到位问题,合资公司董事会数次召开会议,最终达成合资公司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1998年第8次董事会又形成决议,在注册资本减少的同时,永宁公司多投入的实物资本,作为合资公司租赁永宁公司的财产对待,从而在合资公司与永宁公司之间形成财产租赁关系。在合资公司未能按照约定向永宁公司支付土地和财产租赁费的情况下,永宁公司以合资公司为被告,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多起诉讼。

2004年9月3日,海慕法姆公司、MAG国际贸易公司、苏拉么媒体有限公司作为共同申请人并以永宁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国际商会仲裁院提起仲裁申请。仲裁庭最终裁决:1、永宁公司应负担自身的法律及其他费用;2、永宁公司应向三申请人支付损害赔偿金6,458,708.4美元,诉讼费用9509.55美元,法律及其他费用1,270,472.99美元,仲裁费用295,000美元;3、从永宁公司获释本仲裁裁决之日至付款之日裁决总金额8,033,690.94美元依据每年5%的利率计算利息;4、申请人向永宁公司移交合资公司的公章及财务章;5、驳回永宁公司的反请求;6、驳回其他请求与反请求。

2007年9月,三申请人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承认及执行仲裁裁决申请书。被申请人永宁公司辩称该仲裁裁决应不予承认和执行,理由是:1、仲裁裁决的内容超出了合营合同仲裁条款约定的范围,依据《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款(丙)项,应不予承认及执行。依据中国法律,合营合同仲裁条款的范围应当限于合营各方股东之间合资项下的争议,而不包括永宁公司与合营企业之间的争议。本案仲裁庭不顾永宁公司的反对,将永宁公司与合资企业的争议纳入审理范围书,仲裁裁决对我国法院已经明确裁决的永宁公司与合资公司之间的争议进行了实质性审查,做出了独立认定,并依据这种认定裁决永宁公司承担巨额赔偿,甚至裁决永宁公司赔偿申请人在中国诉讼的诉讼费。2、仲裁裁决关于永宁公司财产保全违法的认定不仅超出仲裁协议范围,更超出了当事人本次仲裁项下提交仲裁的事项,而且永宁公司未能就此得到申辩机会,依《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款(乙)、(丙)项,应不予承认和执行。3、该仲裁裁决处理了依我国法律不可仲裁的事项,根据《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二款(甲)项,应不予承认及执行。诉讼当事人申请财产保全的权利是由我国民事诉讼法赋予的公法权利,不可仲裁。财产保全申请是否符合法律要件的裁判权,专属于人民法院,不可仲裁。4、承认及执行该仲裁裁决违反我国公共政策,依据《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二款(乙)项,应不予承认及执行。

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查认为,本案仲裁裁决应不予承认及执行,并上报山东高级人民法院。山东高级人民法院审查认为,依据《纽约公约》规定,本案仲裁裁决应不予承认及执行。理由是:(一)该案仲裁裁决所处理的争议超出了仲裁协议约定的范围,符合《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款(丙)项规定的情形,应不予承认及执行。(二)仲裁庭裁决了依据我国法律不能通过仲裁解决的争议事项,依据《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二款(甲)项,应不予承认及执行。(三)承认及执行该仲裁裁决将违反我国的公共政策,依据《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二款(乙)项的规定,应不予承认及执行。

对山东高级人民法院的上述请示,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08)民四他字第11号答复,认为:本案仲裁裁决系国际商会仲裁院作出,应根据我国加入的《纽约公约》进行审查。海慕法姆公司、MAG国际贸易公司、苏拉么媒体有限公司与永宁公司在合资合同中约定的仲裁条款仅约束合资合同当事人就合资事项发生的争议,不能约束永宁公司与合资公司之间的租赁合同纠纷。国际商会仲裁院在裁决合资合同纠纷案件中,对永宁公司与合资公司之间的租赁合同纠纷进行了审理和裁决,超出了合资合同约定的仲裁协议的范围。在中国有关法院就永宁公司与合资公司之间的租赁合同纠纷裁定对合资公司的财产进行保全并做出判决的情况下,国际商会仲裁院再对永宁公司与合资公司之间的租赁合同纠纷进行审理并裁决,侵犯了中国的司法主权和中国法院的司法管辖权。依据《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款(丙)项和第二款(乙)项之规定,应拒绝承认及执行该仲裁裁决。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据此作出了不予承认和执行本案外国仲裁裁决的裁定。

(二)简要评述

本案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裁决应拒绝承认及执行的理由两条,一是超裁,二是违反公共政策。关于第一条,在中国,此前曾有过以越裁为由拒绝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案例,但对于第二条,则在外国仲裁裁决的承认和执行上尚属首次。

1、关于超裁

超裁是《纽约公约》规定的可以不予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理由之一。仲裁庭必须首先认定其自己对于要求其决定的事项,有权作出决定。一般地,超裁可以分为两种情形:一是超越仲裁协议,二是超越仲裁请求。超越仲裁协议的裁决,就该超越部分而言,不存在仲裁协议,自然无法通过仲裁来裁决双方的该部分争议。超越仲裁请求的裁决,则是仲裁协议可能包含了所裁决的事项,但是当事人并未将其提交仲裁,然而仲裁庭却对此部分事项予以裁决,也超出了仲裁庭的权限。两者均违反了当事人的意思表示,超越了仲裁庭的权限。在裁决涉及第三人且第三人对裁决提出超裁异议时,抗辩应属仲裁协议抗辩与超裁抗辩的竞合,而其本质则是一样的。例如,此前,在美国杰拉德金属公司申请承认英国伦敦金属交易所仲裁裁决案[2]中,裁决涉及到非仲裁协议的当事人。法院以超裁为由,作出部分不予承认的裁定。

本案问题之一是,合资合同中约定的仲裁条款,能否约束合资公司本身。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四他字第41号《关于合营企业起诉股东承担不履行出资义务的违约责任是否得当及合资经营合同仲裁条款是否约束合营企业的请示的答复》认为:合营企业不是合资经营合同的签约主体,未参与订立仲裁条款,应此,合资经营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不能约束合营企业。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四他字第47号《关于是否裁定撤销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仲裁裁决的请示的复函》认为:合作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仅约束当事人之间的合作合同纠纷,仲裁庭无权仲裁合作一方与合作公司之间的借贷合同纠纷。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见很明确,合资或合作合同的仲裁条款仅约束合营合同当事人之间的纠纷,不约束合资或合作公司。在本案当中,最高人民法院亦一秉此种意见,认为合资合同中约定的仲裁条款仅约束合资合同当事人就合资事项发生的争议,不能约束永宁公司与合资公司之间的租赁合同纠纷,仲裁庭对永宁公司与合资公司之间的租赁合同纠纷进行了审理和裁决,超出了合资合同约定的仲裁协议的范围。[3]

2、关于公共政策例外

以公共政策例外作为仲裁裁决执行的抗辩由来已久。早在1927年日内瓦公约时,公共政策就被用来做出抗辩裁决执行的理由。《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二款(乙)项明确规定了如承认或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有违内国“公共政策”,内国法院可予拒绝。中国立法上少有公共政策的表述,而是通常使用“社会公共利益”一词。[4] 中国立法上所规定的社会公共利益,实质上就是公共政策。

与世界上多数国家一样,我国在适用社会公共利益或公共政策审查时,也持严格的立场。在本案发生之前,最高人民法院近八年间只以社会公共利益为由不予执行了一例案件。[5] 在外国仲裁裁决的承认和执行上,中国法院的立场也向来如此。[6] 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ED&F曼氏(香港)有限公司申请承认和执行伦敦糖业协会仲裁裁决案的复函》中指出,违反我国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不能完全等同于违反我国的公共政策,认为,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公司未经批准擅自从事境外期货交易的行为,依照中国法律无疑应认定为无效,但是,违反我国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不能完全等同于违反我国的公共政策,因此,本案不存在《纽约公约》规定的违反我国公共政策的情形。[7]

然而,严格适用并不等于不适用。在法院认定确实存在违反公共政策的情况下,也可能并且应当动用公共政策这一道安全阀。本案以公共政策为由拒绝承认国际商会仲裁院仲裁裁决案件是我国法院以公共政策为由拒绝承认外国仲裁裁决第一案,但不会是最后的一案。正因为公共政策不易确定,对于公共政策在个案中适用的分析有结论也只适用于个案,在其他案件上仍应具体分析。而无论公共政策适用与否、如何适用,关键的一点是,在适用公共政策例外拒绝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时候,确实存在适用公共政策例外的情况。这种表述听起来似乎是绝对废话,然而从法律上讲,正符合公共政策的特性。

[1] 感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喜富法官提供案例。

[2]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02)皖民二他字第10号民事裁定书。

[3] 情况通常如此,但并不总是如此。倘若在某些案件中存在可揭开面纱的情况,法院也可事实上将审理的权力让渡于仲裁庭,使仲裁庭同时拥有对合资公司和投资者之间争议的管辖权。这同时还要视乎法院支持仲裁的态度。

[4] 如我国《合同法》第7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外资企业法》第4条规定,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境内的投资、获得的利润和其他合法权益,受中国法律保护;外资企业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不得损害中国的社会公共利益。《民法通则》第150条规定,适用外国法律或国际惯例不得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公共利益;《对外贸易法》第16条和第26条均明确规定:为维护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或者公共道德,国家可以限制或禁止有关货物、技术的进口或出口,也可以限制或禁止有关的国际服务贸易;《民事诉讼法》第260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于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的仲裁裁决应裁定不予执行;《仲裁法》第58条规定人民法院可撤销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裁决。

[5] 美国制作公司与汤姆.胡莱特公司诉中国妇女旅行社案。转见葛行军:《简述仲裁司法监督与仲裁制度的完善》,载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编:《涉外仲裁司法审理》,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11-12页。另见葛行军:《关于仲裁裁决在执行中存在的有关问题》,载中国国际商会《仲裁研究所简报》2003年12月第十卷第八期。

[6] 例如在香港伟贸国际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国际商会仲裁裁决案中,被申请人山西天利实业有限公司抗辩之一,即是认为本案裁决违反了内地公共利益。被申请人认为,从整个交易看,申请人不仅拿走价值41万美元的货物,而且被申请人还要倒赔33万美元的损失,严重违背了公正、正义这一最基本的社会信条,违背了立法精神。山西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这种主张没有充分的理由。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不予执行国际商会仲裁院10334/AMW/BWD/TE最终裁决一案的请示的复函(2004年7月5日,[2004]民四他字第6号),载《涉外商事海事审判指导》2004年第3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第59-65页。

[7] 同样地,日本三井物产株式会社申请承认与执行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仲裁裁决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对公共政策问题表达了同样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