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仲裁数据库>> 司法案例>> 纽约公约案例 >> 详细资料
百事公司与被申请人四川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申请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案
点击数:
【文书性质】
【文书编号】
【发布机构】 林一飞
【案件类型】
【发布日期】 2014年07月28日
【裁判人员】
【代理律师】
【当 事 人】
【国 别】
【主 题】
【案件摘要】
【全文】         

 第一次以协商期为由拒绝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

协商是自愿性的,但在合同约定了协商期的情况下,如果没有符合协商期的约定,是否会导致仲裁裁决效力的否定?下文案例涉及法院以协商期为由拒绝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情况。

(一)案例简介

申请人百事公司与被申请人四川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申请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案

申请人百事公司称,1993年8月18日,百事公司与四川省广播电视实业开发公司(2001年改制更名为四川韵律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韵律公司)签订了四川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合作经营企业合同,成立了合作企业四川百事。1994年2月25日,百事公司与四川百事签订了商标许可证合同和浓缩液供应协议。百事公司许可四川百事按照合同约定的条件和范围使用百事可乐、百事、七喜、美年达等商标,并同意向其供应浓缩液。合同签订后,四川百事严重违约。百事公司于2002年8月2月向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以下简称仲裁院)提起仲裁申请,要求终止商标证许可合同和浓缩液供应协议。2005年1月26日,仲裁庭作出076/2002号裁决。据此,百事公司请求人民法院承认仲裁院076/2002号仲裁裁决,执行该裁决中的有关裁决项。

被申请人四川百事辩称,076/2002号裁决不应得到我国人民法院的承认及执行,理由主要为:1、仲裁程序与双方仲裁条款的约定不符,属于《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款第(丁)项规定的“仲裁程序与各造间之协议不符”的情形。首先,浓缩液供应协议第13条和商标许可证合同第22条均约定提起仲裁的前置条件是双方就合同争议经过四十五天的协商期。但百事公司在提出仲裁申请之前根本没有向四川百事发出任何要进行协商的通知,也没有协商的行为。其次,2002年8月,百事公司与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事中国)以商标许可证合同、浓缩液供应协议、合作经营合同中的三个仲裁条款为依据,联合对四川百事和韵律公司合并提起仲裁申请。仲裁庭作出的《管辖权决定》应当全部驳回百事公司、百事中国的合并仲裁请求,却将商标许可证合同和浓缩液供应协议两个不同合同项下的仲裁合并保留作为076号案审理,与双方仲裁协议的约定不符。2、仲裁庭在审理和裁决四川百事反请求依据的国家经贸委与国家发改委颁布的28号文时,未给予四川百事充分申辩机会。3、仲裁裁决超裁。4、仲裁庭的组成与仲裁地所在国法律不符。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2005)成民初字第912号民事裁定书,不予承认和执行仲裁裁决。法院的主要意见涉及双方仲裁协议中约定的协商期。法院认为:本案仲裁裁决系对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商标许可证合同和浓缩液供应协议两份合同产生的纠纷作出的裁决,该两份合同中均明确约定:如本合同的解决(解释)或执行(履行)而产生争议,双方应尝试首先通过友好协商解决此项争议。如展开协商后四十五天内仍不能以上述方法解决争议,任何一方皆可将争议呈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或仲裁院根据该委员会或仲裁院的仲裁程序进行仲裁,另一方应同意在该委员会或仲裁院进行仲裁。《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仲裁规则》明确规定:仲裁程序开始于一方当事人向仲裁院提交仲裁申请书。因此当事人提起仲裁、仲裁庭审查受理案件均属于仲裁程序的一部分。仲裁程序包括了仲裁程序的开始和进行,依据当事人在仲裁条款中的约定,如果因合同产生争议,仲裁程序的开始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即在展开协商后四十五天内仍不能以上述方法解决争议,任何一方才可将争议提请仲裁解决。仲裁庭在管辖权决定中提到的“信件”并无具体内容,而四川省审计厅文件也没有写明百事公司与四川百事发生了合同项下的纠纷并经过了协商,故百事公司所举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提起仲裁前与四川百事进行了四十五天的协商。仲裁庭在当事人未经协商解决争议的情况下即接受百事公司的申请受理仲裁案件,与当事人间的仲裁协议不符,即本案仲裁裁决存在着仲裁程序与仲裁协议不符的情形。依据《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款第(丁)项的规定,不应得到我国人民法院的承认和执行。

另外一个案例是申请人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四川韵律实业有限公司申请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案。法院以同样的理由拒绝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该案的协商期为九十天。法院认为:百事中国所举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其向韵律公司发出了要求协商的通知,协商经过了九十天,协商的是合作合同项下的问题以及协商不成的事实,而四川省审计厅文件也没有写明百事中国与韵律公司发生了合同项下的纠纷并经过了协商。仲裁庭在当事人未经协商解决争议的情况下即接受百事中国的申请受理仲裁案件,与当事人间的仲裁协议不符,即本案仲裁裁决存在着仲裁程序与仲裁协议不符的情形。

(二)简要评述

一般地,以仲裁程序为由对仲裁裁决提出的具体抗辩主要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有关送达方面的;一类是有关仲裁员选定和仲裁庭组成的;一类是有关当事人充分陈述的权利。本案当事人提出的仲裁程序不当抗辩较不常见,即仲裁庭在当事人未经协商的情况下受理仲裁案件与仲裁协议不符。本案裁定对仲裁实务的影响非常之大,特别是在不能恰当地将本案局限于本案所涉的特殊案情和特别约定而做扩大解释的情况时。本文不拟多加评,但将另文探讨与此相关的前置程序问题。

然而需要在此指出两点:第一,无论何种,如果一种前置性程序不能被判定为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则合同中对该种程序的约定不能被认定为具有强制性;第二,就上述案例而言,协商期不等于协商,以未满足协商期为由拒绝承认和执行不等于可以未经协商为由拒绝承认和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