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资讯中心>> ADR动态 >> 正文
和解协议能否执行:目前的立法趋势和解决办法涉及的根本问题
作者:CNARB 来源:“中国仲裁”微信公众号 发布日期:2015年01月26日 点击数:

CNARB小编

本周我们重点关注调解。通过调解达成的和解协议可否以及通过何种方式执行,是目前争议解决上一个重要的、热点的问题。和解协议的执行是调解成为解决争议高效 方式的保证。制定普遍接受的执行和解协议统一示范条文是否可取和可行、以及如果可取和可行、统一规则的实质内容应当有哪些,这也是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 相关工作组讨论的一个重点问题。我们国内的学者以及实务部门,包括法院、仲裁机构等,也已经将调解及和解协议的执行作为重点专题进行研究。

2015226日,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第二工作组将在纽约举行会议,其主要议程即是:调解程序所产生的和解协议的强制执行。以下我们根据其秘书处说明,摘选目前的立法趋势和解决办法涉及根本问题的部分内容。

关于这个问题,包括其中一些具体的问题,例如,虚假和解的防范以及欺诈等,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通过直接回复本条文章一起讨论。我们将今后一并汇总发布。

 


目前的立法趋势

 

20148月,秘书处向各国分发了一份执行调解所产生国际和解协议立法框架调查表。该调查表意在收集以下信息,即各国是否已通过处理和解协议的执行的立法,特别是:㈠是 否已实行快速程序;㈡和解协议可否作为商定条款裁决对待;㈢拒绝执行和解协议的理由;以及㈣和解协议被视为有效需要满足的标准。该调查表还载有关于将争议 交付调解的协议的有效性的问题。秘书处收到的答复将在委员会 2015 年第四十八届会议之前公布。这些答复反映一个事实,即就调解程序达成的和解的执行采取的立法办法有很大不同。

和解协议在有些国家的合同性质

有些国家没有关于此类和解的可执行性的专门条款,其结果是适用一般的合同法。  

法院执行  

另一些国家规定将和解协议作为法院判决执行,在此情况下,法院核准的和解协议被视为有关法院的命令,可据此予以执行。此类程序可能包括也可能不包括特定的快 速执行机制。例如,在有些法域,和解协议可以简易方式执行,前提是和解经由调解人或代表当事各方的法律顾问签署,并且和解协议载有表示当事各方有意寻求以 简易方式执行该协议的表述。另一些法域选择向法院交存或登记的办法,以此作为使和解协议可以执行的手段。

调解后达成的和解协议的地位有时取决于和解是否是作为一项法律程序在法院系统内进行的。还值得指出的是,在有些法域,情况可能因和解协议是否经由合格仲裁员调解达成而不同。例如,在一个法域,经由作为合格仲裁员的调解人调解达成的和解协议的效力与商定条款裁决的效力相同。

一些法域采取要求公证人对和解协议进行公证的做法,以此作为执行的手段。

似宜注意到,在有些法域,如果和解协议经由一外国的法院判决确认,则此类判决可根据管辖外国判决的承认和执行的法律得到承认和执行。与此类似,如果一项和解协议为执行目的作了公证,则可以依据现有多边或双边公约进行跨境执行。

商定条款裁决

某 些法域的法律规定已就争议达成和解的当事各方有权专门为基于当事各方的一致意见作出商定条款裁决指定一个仲裁庭。调解程序达成一致意见后,当事各方可同时 确定进行专案仲裁并指定调解人为独任仲裁员。在此情况下,当事各方能够为执行目的将其和解协议转换成仲裁裁决。某些法域禁止这种做法。

各种执行方式的组合

还值得指出的是,某些国家倾向于将各种方式相组合,以便使和解协议可以执行(例如,以便允许将和解协议㈠作为合同或作为仲裁裁决提交以便执行,㈡或为执行目的转换为公证书,或转换为专门的法院命令)。

拒绝执行的理由

拒 绝执行和解协议的理由依选择的执行方式的不同而不同。此类理由在和解协议被赋予判决地位时类似于拒绝执行法院判决的理由,包括公共政策、管辖权检验标准以 及缺乏正当程序等。在合同法原则适用时,质疑和解协议有效性的理由将包括当事各方的资格考虑,以及协议是否通过虚伪陈述、胁迫或不正当影响而获得。

将争议交付调解协议是否有效的评估

一般而言,将争议交付调解协议是否有效根据适用的合同法条款来评估。

最后评述

如上文所简要概述,工作组似宜注意各国的立法具有多样性,无法查明主导趋势。需要指出的是,各国倾向于通过关于调解的立法,并为和解协议的执行提供各种解决办法。为实现执行和解协议的目标采取的方法的多样性也许发挥作用,有助于考虑该领域的协调统一是否适时。

 

可能的统一解决办法涉及的根本问题

 

在委员会第四十七届会议上提出了一项提案(“提案”),内容是在以下基础上着手编拟一部执行调解所产生和解协议公约,即仿效《纽约公约》的一部公约将借鉴若干法域采取的做法,这些法域以与仲裁裁决相同的方式处理调解达成的和解协议,从而使其执行更加容易(见上文,第 1 3 段)。赞成者解释说,这样一部公约将直接处理和解协议的可执行性,而非依据将其视作仲裁裁决的法律假设。还解释说这样做还使得没有必要仅仅为了将和解协议纳入一项裁决而启动仲裁程序(连同所需的时间和成本)。

委员会该届会议期间就该提案提出、工作组似宜处理的问题如下:

关于编拟执行国际商事调解所产生和解协议公约的原则

 (a) 以正规方式处理和解协议的执行问题,是否会产生非预期影响,即削弱调解产生合同协议的价值,因为调解的特点是其灵活性;

 (b) 调解所产生的复杂合同或规定以实物赔偿的和解协议是否适合在拟议公约下执行;

 (c) 如果能够以其他方式将调解达成的和解协议转换成具有约束力的裁决,是否就不需要拟订这样的公约。

关于方式

 (d) 所设想的新的执行制度是不是任择性的;工作组似宜参考现行立法和执行机制审议该问题,同时考虑到法律执行过程可能依该和解协议体现在合意裁决、判决还是合同中而有所不同;

 (e) 《纽约公约》是否适合作为与调解达成的和解协议有关的工作模式,以及在调解领域建立一种类似于《纽约公约》的制度会产生什么法律影响。

关于这样一部公约的内容

如果工作组认为编拟一项执行调解所产生和解协议公约是可取的前进道路,则似宜注意提案强调一部公约应适用于解决“商事”争议而非其他类别争议(如就业法或家庭法事项,以及涉及消费者的协议)的“国际”和解协议。对拟议公约范围的此种限制有可能增强其适用性。

提 案还指出,公约应当:㈠就所涵盖和解协议的形式提供确定性,譬如经当事各方和调解人签署的书面协议;以及㈡就每一缔约方声明公约在多大程度上适用于涉及政 府的和解协议提供灵活性。提案还指出,公约将规定,属于其范围之内的和解协议是有约束力和可以执行的(类似于《纽约公约》第三条),但有一些有限的例外情 形(类似于《纽约公约》第五条)。20工作组似宜结合该提案审议下列问题:

 (a) 关 于拟议公约所涵盖的和解协议,工作组似宜审议:㈠是否应当根据和解协议是否产生于第三方中间人协助和解的过程而作出区分;如果作此区分,如何避免采取太拘 泥于形式的办法(如要求和解协议提及某些内容,或经由调解人或当事方的顾问签署);另外,此种第三方是否或在多大程度上须具备某种资格;以及㈡如何处理以 未来发生某些事件或未来满足某些条件为条件的和解协议的执行(似宜注意,关于最后一点,提案包括这样一个问题,即在此情况下公约下关于执行的限制是否适 当)。

 (b) 关于拒绝执行的理由,如果拟议公约所列理由包括合同法所载的质疑和解协议有效性的理由,则工作组似宜审议拟议公约下法院审查的程度,以及该公约与现有快速执行机制相比的益处等问题。

 (c) 现阶段可以考虑的其他事项可能包括:㈠拟议公约是否,以及如果肯定的话,如何处理在执行过程中发生未预见情形时随后可能采取的纠正程序;以及㈡是否应将某些诉求排除在其范围之外。

 (d) 执 行和解协议领域实现协调统一的其他方法可否也包括示范立法条文,最终随附示范合同条款;以及编拟一项关于将《纽约公约》适用于调解达成和解协议后任命的仲 裁员作出的合意裁决的建议。确实,《纽约公约》对于其是否适用于记录当事各方之间的和解条款的裁决保持沉默;《纽约公约》准备工作材料表明曾提出该《公 约》适用于合意裁决的问题,但未就此作出决定;报告的案例法并未述及这个问题。

 

 


欢迎 关注、转发中国仲裁


 

0
顶一下
0
  • 没有相关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