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资讯中心>> 商业与法 >> 正文
阿里起诉葛甲名誉侵权案开庭 上市首案拒和解
作者:中国新闻网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日期:2014年09月24日 点击数:

    中新网9月23日电  23日,阿里巴巴起诉葛甲名誉侵权案在浙江杭州滨江法院开庭审理,这也是阿里在美上市后的第一案。

    根据阿里方面的起诉,葛甲是一名互联网分析师,作家。其发表了多篇涉及原告负面信息的文章,其中不乏侮辱性语言如“不义之财窃国大盗”等。阿里巴巴方面诉请法院判令葛甲删除相关文章并在微博微信等平台公开赔礼道歉,阿里同时诉请判令葛甲赔偿50万元人民币。

    不过,葛甲今天在庭上坚称,自己是因支付宝剥离事件才开始关注阿里巴巴,他是作为互联网观察者对阿里进行评论,不具有主观恶意,他对阿里的言论中也有正面的而非全是负面。

    该案庭审后,双方均表示愿意调解,但几小时后,阿里巴巴相关人士又作出声明,称尊重判决,不存在和解可能。

    言论自由还是名誉侵权?

    阿里方面的律师称,葛甲对阿里的负面评价一直在持续,负面报道突发在2013年开始,从2013年2月开始负面报道明显增加,而从2013年10月份开始大量出现。

    阿里方面认为,这个时间是阿里巴巴计划上市的时候,大量爆发的文章直接影响了阿里上市,“幸亏主流公众对阿里还是信赖的,最终上市成功,但是不能说被告不是严重损害的行为。”

    阿里所称的葛甲对其集中的负面报道主要是指《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封杀福建莆田,阿里巴巴已将地域歧视制度化》、《我看阿里巴巴孕妇的一尸两命事件》等20多篇。

    上述文章中,不利于阿里的言论主要包括“淘宝网成为最大的假货集散地”、“哄着骗着把钱赚到自己口袋里来”、“其生拼硬凑,同国外资本勾结而硬造出来的高市值”、“当一个企业把全面宣传自己正面形象放在首位,对所有负面消息和评论竭尽封杀之能事,他们肯定是有问题的。”等等。

    葛甲则认为,自己的文章只是做个人评论,均是存在真实的事实背景,并非凭空想象,出于不良目的和动机来完成写作。不存在被告捏造事实中伤原告的行为。

    他认为,自己行使的是《宪法》赋予公民自由言论的权利,语言犀利并不是诽谤的表现形式,只是个人写作的一种习惯。

    根据相关法律,名誉权侵权构成要件包括第一是行为人实施了以书面、口头等形式诋毁、诽谤他人名誉的行为,第二是该行为人具有主观故意;第三是在客观上造成他人的社会评价降低,须出现相应的损害结果;第四是该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葛甲及其辩护人在庭上则强调,阿里并未因葛甲发表文章而受到实际的、直接的损失。而自己是行使公民最基本的社会舆论权,对现实生活中的某些社会现象、社会问题进行评论、讲道理,以表明自己观点和见解。“阿里巴巴作为世界级的知名企业,对于社会各界各类褒贬的评论应该有更大的包容,而不能因为存在反对的声音就扼杀民众的话语权。”

    阿里方面律师则认为葛甲的文章严重损害阿里名誉的,不是客观表达,大量使用严重的有侮辱性的文字和内容如“婊子”等。而从其持续性针对阿里的负面的评价也可看出葛甲的主观故意,“现在能够查到的最近几年就有100篇以上,被告没有说过阿里的好话,全部都是负面评价,而且每每发生在阿里有重要意义的投资和并购的时间点上,例如刚才说的大量负面评价都是启动在阿里的上市期,特别是缄默期。”

    阿里的律师认为,葛甲的文章被大量访问和转载,客观上造成了阿里的社会评价的降低。又由于事件发生在上市的关键点上,阿里需要花费巨额费用说明投资状况并且澄清相关传言,国内例如被告的媒体消息导致了投资者的疑虑,“包括提起本案的诉讼我们都是为了向投资者澄清。”

    涉多个孕妇死亡等热点事件 抹黑为提高知名度?

    在今天的庭审中,双方在围绕名誉权侵权的上述构成要件进行了辩论。此案葛甲被阿里诟病的几篇文章也恰巧是包括孕妇死亡、B2B诚信丑闻等热点事件。

    如孕妇事件,葛甲在其文中称,“在面对外界询问时,阿里矢口否认死者加班了,其死亡与加班无任何关系。可这位孕妇是在凌晨4点多去世的,当天阿里的HR就神速地将其信息全部删除,对外口径辩称是为了为其快速办理离职手续,办理各种证明,是为了快速帮助家人拿到补偿,解决后事。”

    不过,今天阿里的律师则提出,孕妇死亡是因为连医院都无法治疗的早期宫外孕,“评论也要基于事实,葛甲的文章是捏造的”。

    阿里的律师认为,上述葛甲故意抹黑阿里的行为,是为了提高其在业内的名声,“这是为了谋取私利。”

    今天庭审辩论并不算太激烈,只是说到此处时起了点波澜。

    葛甲方面称,阿里恶意揣测自己的写作目的,“这种想法对自己也是一种伤害,我们也会保留自己追究原告法律责任的权利。”

    阿里巴巴:拒绝和解

    庭审末了,法官询问双方律师是否愿意调解,双方均表示同意调解。

    据葛甲自己所言,自接到起诉通知起,他就停下了平时的评论工作,再没有发表过一篇有关阿里的文章。被诉后,他也多次拒绝接受媒体采访。

    而就在9月19日当晚,记者还曾在某电台节目中,听到他作为嘉宾谈阿里的创业。对此,他表示,那是很早前录下的。

    该案没有当庭调解或宣判。就在结束庭审几小时后,阿里巴巴有关人员在接受者采访时表示,此次起诉葛甲旨在维护名誉权,守护企业的尊严,诉讼请求包括删除文章消除影响、公开赔礼道歉等,不存在和解可能。(记者 赵小燕)

0
顶一下
0
  • 没有相关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