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仲裁数据库>> 司法案例>> 纽约公约案例 >> 详细资料
德国联邦最高法院II ZR 373/98
点击数:
【文书性质】判决
【文书编号】
【发布机构】 德国联邦最高法院
【案件类型】
【发布日期】 2000年04月03日
【裁判人员】
【代理律师】
【当 事 人】
【国 别】 德国
【主 题】
【案件摘要】
【全文】         

案例名或案号

II ZR 373/98

 

200043

国家法院

国联最高法院

仲裁机构

 

出处/发表/出版/Clout序号

Clout 406

涉及公约或

法律条款

《仲裁法》第7

关键词

 

 

摘要:

最高法院作出的本项判决涉及某一协会的中一项仲裁条款对未同意该的成员可能具有的约束力。然裁决是根据适用《贸易法委员会仲裁示范法》(《仲裁法》)之前生的《事诉》的规定作出的,本判决与依照《仲裁法》裁定的案件也有关。原告是饲养牧羊狗的注协会的成员。这些程序中的被告是该协会,未经告同意以大多数成员表决通过的方式将一项仲裁条款写。当该协会对原告款时,原告向地法院(奥格斯堡州法院)提出了索赔要求。法院以中载有仲裁条款为由拒绝管辖。上诉后,慕尼黑法院判决确认该判决(OLG MüNCHEN, 30 U 709/97;199929 日)。

最高法院驳回上诉法院的判决并将此案退该高法院重审。最高法院指出,在纳《仲裁法》之前生的《事诉》的规定应适用,因为该仲裁条款是在这些规定然有时写协会的。法院认定,然依照《事诉§ 1048 (现为§ 1066)可将一项仲裁条款列入一个体的,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体的某一成员需自动受后来在未经其同意的情况下加的条款的约束。法院强调,要求由合法的法作出判决的权利和求法院的权利是法权利。只有在有关当事人自由意的基上作出自的决定,才能放弃这些法权利。同意该仲裁条款的协会成员作出了这种自的决定。但是,些不同意的成员并未作出这种决定。只有在一协会成员有可能退出其协会而选择继其成员资格时,才可解放弃上述法权利。然而,法院强调,对于其成员无法在不受经会或其他方面约束的情况下决定其去的协会,不能考虑作上述解。鉴于脱被告的协会去培育牧羊狗是不可能的,对原告来说退出该协会所造成的实际后果将是以承受的。因此,原告然是被告的协会的成员这一事实,不能解放弃其求法院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