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争议防范库>> 证券争议>> 案例参考 >> 正文
刘守军与江苏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连云港证券交易部股票买卖交易案
作者: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来源: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发布日期:2014年07月31日 点击数:

 

【案例名称】 刘守军与江苏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连云港证券交易部 
【 案 号 】 (2003)苏民二终字第154
【审理法院】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判决日期】 2003-12-18
【正文】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判决书
(2003)苏民二终字第154
   原告(上诉人):刘守军,,196854日生,汉族,淮海工学院东港学院教师,住连云港市新浦区龙河小区174单元102室。
  委托代理人(一审):顾一心、郭中方,江苏连云港田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二审):顾一心、张强,江苏连云港田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被上诉人):江苏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连云港证券交易部(以下简称证券部”)
  负责人:王小晓,经理。
  委托代理人(一审):丁培忠,江苏连云港播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守军诉称:1994425,原告在被告处开设了股票账户和资金专户,与被告建立了买卖股票的业务代理关系,并于426日开始委托被告进行 股票买卖。19941125日原告最后一次卖出股票后,等待时机,再行出手。20001031,原告见股市上涨,到被告处打算委托卖出账户上的 股票,被告知股票账户已被挂失,次日再次前往查询时,才得知自己的股票账户、资金专户刚于当日901分解挂,股票账户已无任何股票,资金专户上也无任何 资金。得知被告在没有原告委托,也没有告知原告的情况下,先后于1995519日、522,擅自卖出原告账户上的股票复华实业1000股、飞乐音 响3600股;630日、74,擅自划走原告资金账户上资金136455元、230937,致使原告资金账户上分文全无,造成50余万元损 失,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股票侵权损失50万元。
  被告证券部辩称:原告的起诉其诉讼时效已经届满,原告主张4600股证据不足;原告主张赔偿损失50万元证据不足。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1994425,刘守军在证券部开设了股票账户(A152189681)和资金专户,并开始股票买 卖。此后,刘守军在其账户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多次透支买卖股票,19941125,证券部共为刘守军提供融资资金5175074元。后证券部多 次向刘守军索要融资款项,但刘守军一直未能归还。1995519,证券部在未取得刘守军委托的情况下卖出刘守军账户上复华实业1000(买入时成 交价为109元/股,卖出时成交价为153元/股),飞乐音响1600(买入时成交价为1097元/股,卖出时成交价为102元/股);同年5 22,证券部又擅自将刘守军账户上飞乐音响2000股卖出(买入时成交价为1097元/股,卖出时成交价为121元/股)。证券部将所得款项用于 平仓。1995522日后,刘守军在其账户上未再进行股票买卖。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刘守军股东账户及身份证复印件,以证明刘守军在证券部开户;
  (2)证券部客户资金股票变动表,以证明被告实施了强行平仓行为;
  (3)上海证券中央登记结算公司成交报告单,以证明被告在卖出2支股票时的成交情况;
  (4)证券部有价证券委托单(空白),以证明如果原告要委托被告出卖股票,必经填写这样的委托单;
  (5)飞乐音响和复华实业2支股票股价变动情况表及分红方案,以证明50万元损失的计算依据;
  (6)刘守军2001321日起诉状;
  (7)新浦区人民法院2001413日庭审笔录;
  (8)新浦区人民法院(2001)新经初字第358号民事裁定书;
  (9)刘守军写给证券部的两份信件。
  ()一审判案理由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
   1.关于股票所有权问题。根据股票的交易惯例,按照双方的委托代理协议,证券部必须按照刘守军的委托指令买卖股票,证券部接受刘守军的委托,代理刘守军 买进的股票所有权应当属于刘守军。刘守军虽然是利用证券部提供的资金买入股票,但刘守军仍享有股票的所有权。证券部在没有接到刘守军卖出指令的情况下, 1995519日、522日将代刘守军保管的复华实业1000股、飞乐音响3600股卖出,不仅违反了股票交易的规程,也违反了双方签订的委托代理 协议。证券部的这种违规行为,侵犯了刘守军的合法权益,应当对侵权行为给刘守军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2.关于证券部强行平仓行为给刘守军 造成的损失确定问题。原告主张,应看平仓行为发生后至原告起诉时股票的价格,用出现的最高价减去平仓价后的差价就是平仓行为造成的损失。本院认为,股市的 波动无人能够准确预见,加上由于客户的财务状况、心理承受能力及股票实际操作的技术问题等诸多因素影响,股票很难在最高点抛出或最低点买入,本案中刘守军 主张以最高价来计算损失,这只是一种可能发生的损失,不是必然会发生的结果,故本院对原告主张的此种计算方法不予支持。本院认为,本案应以买进股票的价款 与平仓收回价款的差价来计算损失。在本案中,证券部平仓收回的价款高于刘守军买入该批股票的价款,故证券部的平仓行为并未给刘守军造成实际损失。
  3.关于借贷行为的责任问题。证券部为刘守军买入股票主动垫付资金,系双方合意透支,且双方已经形成事实上的借贷关系,双方合意透支及借贷行为违反了我国法律和证券交易相关法规的规定,应当认定无效。刘守军应当返还证券部垫付的资金。
   4.关于本案的诉讼时效问题。证券部实施平仓行为的时间分别是1995519日和522,但刘守军自19941125日后就没有在证券部进 行过股票买卖,刘守军称直至20001031日其到证券部准备进行委托交易时才发现其股票被证券部擅自卖出,此时才知道权利被侵害。本案中证券部未能 举出充分证据证明刘守军在1995519日至20001031日间知道或应当知道证券部的平仓行为。故刘守军的起诉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综上所述,证券部擅自将刘守军享有所有权的股票卖出,侵犯了刘守军的合法权益,应当赔偿基于强行平仓行为给刘守军造成的损失,但由于证券部平仓收回的价 款高于刘守军买入该批股票的价款,其中并未产生损失;故刘守军主张证券部赔偿因平仓行为给其造成的损失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三款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驳回刘守军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10,由原告刘守军负担。
   刘守军上诉称:一审法院不应用平仓价与买入价之差计算损失应用最高价与平仓价之差来计算损失。股票的价值不是常量,而是一个变量,经常处于变化的状态, 证券商强行平仓前,客户没有售出股票,所以,不论股票价值的高低,与平仓行为造成的损失都没有关系,再以强行平仓行为前的买入价、最高价或者收盘价计算损 失都不合理。因此平仓行为是否给客户造成损失、损失的大小,应当看平仓行为以后的股票价格。故请求撤销原审判决。
  证券部答辩称:上诉人对本部 1995522日将其账户上的2600股飞乐音响股票卖出平仓一事是知情的。为了清理欠款,本部指定专人与其联系。因其一味躲避、推诿,本部为保护资 金的安全,19955X日将上诉人账户上的飞乐音响股票以1210元每股的价格卖出,并于当日及时通知了上诉人。当本部人员与其联系要求办理有关 手续时,上诉人持别人身份证在华夏证券新开户继续进行了股票交易。上诉人应当知道平仓的事实。上诉人起诉时诉讼时效显属已经届满。另外,上诉人主张其账户 上有4600股的股票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的事实与原审法院相同。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关于证券部强行平仓行为所造成的损失的计算方法问题。上诉人刘守军认为应当以平仓价和平仓以后至起诉时股票价值最高一天的收盘价之间的差价来计算是否造成 损失。对此问题目前法律并无明确的规定。虽然理论界有学者认为,对于证券商强行平仓给股民是否造成损失的计算应当以平仓价和平仓以后至起诉时股票价值最高 一天的收盘价之间的差价来计算是否造成损失,但这仅仅是一种学术观点,且其合理性也值得探讨。证券市场上的价格波动是无法预见的,个股所出现的最高价也是 股民难以预见的。对于股民来说,所持有的个股在最高价时出手只是一种可能性,即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股民在最高价时卖出的可能性很小。因此,股民在平仓价 与平仓的股票在一定时期内的最高价之间的差价利益是种不确定的、可能发生的利益。如果以此差价标准要求券商向股民承担赔偿责任,使股民获得额外不当利益, 同时使证券商承担过重责任,有违侵权赔偿法的基本原理。它将带来这样的后果:在股民知道证券商强行平仓侵权事实的情况下,为取得更大的利益,利用股市的波 动,等待股市价格的上升,直至诉讼时效的最后时刻提起诉讼,以寻求取得更高的最高价与平仓价的差价利益,事实上不合理加大了证券商的责任。这样对股民 利益的保护可谓过分,对证券商明显不公。本案的事实也充分证明了该计算方法的不合理。本案所涉的飞乐音响股票,1995519日强行平仓日至 20001031日刘守军发现被平仓之日,五年多的时间内,该股经多次送股,屡创新高,而持股人刘守军均未有查看该股,欲行卖出的行为。因此对上诉人 主张的应当以平仓价和平仓以后至起诉时股票价值最高一天的收盘价之间的差价来计算是否造成损失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原审判决以所涉股票的买入价的价款和平 仓收回价款的差价的方法来计算损失,符合本案的实际情况,也是公平合理的。由于证券部强行平仓收回的价款高于刘守军买入平仓股票的价款,原审判决认定证券 部的平仓行为未给刘守军造成实际损失并无不当。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二审案件受理费10010,由刘守军负担。
 
           审 判 长 王世华
           审 判 员 刘珍
           代理审判员 宋仁海
           20031218  
 

0
顶一下
0
相关阅读
  • 没有相关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