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争议防范库>> 对外贸易>> 案例参考 >> 正文
AGNO PHARMACEUTICALS LLC与江苏中威药业有限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来源: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发布日期:2014年07月31日 点击数:

AGNO PHARMACEUTICALS LLC与江苏中威药业有限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常民三终字第2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AGNO PHARMACEUTICALS LLC。
  法定代表人MU HE,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 虎,江苏南京金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虹霞,江苏怀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江苏中威药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明春,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万文山,江苏常州东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郭小东,江苏常州东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AGNO PHARMACEUTICALS LLC(以下简称AGNO公司)与被上诉人江苏中威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威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一案,AGNO公司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常州高新 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07)新开民初字第1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陈虎、李 虹霞,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万文山、郭小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2007年1月2日,中威公司 接到AGNO公司一份采购单(采购单号APUS-07-001-JC),采购中威药业代码为AP3011的货物Benzyldimethylamide计 350公斤(该采购单上未注明该产品的CAS号),价格为420美元/公斤,总价为147000美元(成本、保险费加运费),装运方式为空运,货运目的地 由订货方指定,供应商和应收账款方为原告,单据接收方和应付账款方为被告,需交付物为350公斤产品、分析证明(亦译为检测报告单),材料安全数据表和报 告,在装运前从每批货物中取出10克分析样品寄给客户以供测试,付款期限为净45天,该采购单在七日内接受有效,该采购单由AGNO公司的创始人之一陈剑 戈(英文名Chen Jian Ge, 又名James J.Chen)制作。后经双方多次电子邮件往来商谈,最终确认被告订购该产品300公斤,货运目的地为加拿大多伦多机场,收货人为AGNO公司指定的客户 SEPRACOR CANADA LTD。中威公司于2007年4月11日发运300公斤、总价为126000美元的产品4-苯甲氧基-N,N-二甲基苯乙酰胺(4-benzyloxy- N, N-dimethylphenylacetamine)到加拿大多伦多机场,收货人为SEPRACOR CANADA LTD,但AGNO公司至今未支付该货款,中威公司遂诉至一审法院,要求判令AGNO公司支付货款126000美元。中威公司于2009年5月21日的一 审庭审中,当庭向AGNO公司提交了AP3011产品的分析证明(即COA,亦译为检测报告单)、材料安全数据表(即MSDS)和报告(即 Report),AGNO公司则不予认可。
  据工商登记资料反映,中威公司系于2003年12月29日由江苏中威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威投 资公司)与PHARMALYTICA SERVICES LLC(以下简称美国PS公司)合作投资成立的中外合作经营企业,中威投资公司委派王明春担任原 告董事长,陈剑戈受美国PS公司委派,在中威公司任副董事长。中威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医药原料药、中间体的研发,甲磺酸帕珠沙星、辛伐他汀、阿托伐他汀、舒 林酸、二泾丙茶碱的制造;销售自产产品(经营范围中涉及专项审批规定的项目,均需凭专项审批手续后方可经营)。
  审理中,一审法院针对关于英文 名称Benzyldimethylamide、4-benzyloxy-N,N-dimethylpheny lacetamine和Benzylamide是否指代同一化学产品、以及AGNO公司订购的产品是否属于原料药的争议进行了相关调查。江苏工业学院化学 化工学院院长、教授陈群认为,Benzyldimethylamide从字面上看不能确定是何种物质,而4-benzyloxy-N,N- dimethylphenylacetamine是一个确定的物质,中文名为4-苯甲氧基-N,N-二甲基苯乙酰胺,其化学结构式为 ,依经验看应当是一种医药中间体,医药中间体是药原料的一种,药原料是指制作药的一切原料,而原料药是药物的有效成份,两者是不同的概念。常州市化工研究 所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陶涛认为,英文Benzyldimethylamide是一个不规范的化学英文名称写法,其所对应的化学物质不是明确单一的,而英文 4-benzyloxy-N,N-dimethylphenylacetamine是一个规范的化学英文名称,其对应的结构式为 ,Benzylamide可以作4-benzyloxy-N,N-dimethylpheny lacetamine的简称。对上述调查笔录,中威公司无异议,AGNO公司则认为不能证明Benzyldimethylamide就是4- benzyloxy-N,N-dimethylphenylacetamine,但未提供相关依据。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
  (一)、关于本案的法律适用问题。因本案AGNO公司在美国注册成立,故本案属于涉外合同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涉外合同的当事人可以选择处理合同争议所适用的法律。本案争议双方均选择适用中国法律,故本案依法适用中国法律。
   (二)、关于双方约定采购的产品名称及其属性问题。本案中共出现三种英文产品名称,即Benzyldimethylamide、Benzylamide 和4-benzyloxy-N,N-dimethylphenylace tamine。AGNO公司向中威公司发出的采购单上载明产品名称为Benzyldimethylamide,中威药业产品编码是AP3011;在双方的 往来电子邮件中出现较多的是Benzylamide;在空运提单、报关单、装箱单、报告以及其他中威公司提交的产品相关资料中使用的是4- benzyloxy-N,N-dimethylpheny lacetamine。虽然英文名称拼写不同,但三者有一个共同点,即三者在以上文件中所对应的产品编码均为AP3011,该产品编码是本案争议双方均认 可而编制的指代产品的代码。根据相关调查笔录材料,由于Benzyldimethylamide和Benzylamide不能指代一个唯一、明确的化学物 质,而4-benzyloxy-N,N-dimethylphenylacetamine所指代的物质是明确且唯一的,即4-苯甲氧基-N,N-二甲基苯 乙酰胺,又根据2006年4月11日陈剑戈编制的关于产品AP3011的建议中明确Benzylamide(AP3011)的化学结构式为 ,以及中威公司在2007年4月发送货物、AGNO公司指定客户在2007年5月收到该货物后,AGNO公司及该客户均一直未对中威公司交付的产品是否与 采购单上载明的产品不符提出异议,且在中威公司起诉后、本案第三次庭审前亦未提出异议,故综合以上事实,一审法院认为中威药业编码为AP3011的化学物 质即为4-苯甲氧基-N,N-二甲基苯乙酰胺(英文名称为:4-benzyloxy-N,N-dimethy lphenylacetamine),在本案双方当事人之间使用的Benzyldimethylamide和Benzylamide,均指代的是4-苯甲 氧基-N,N-二甲基苯乙酰胺。中威公司陈述该产品为药物中间体,是一种药原料,而AGNO公司主张其为原料药,其生产和销售均应得到相关部门的许可,由 于AGNO公司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予以佐证,且根据相关调查笔录材料,被告主张该产品为原料药的依据不足,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三)、双方当事 人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成立并有效。本案双方当事人之间是一种买卖合同关系。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在 AGNO公司发给中威公司的采购单中,该采购单名称为致江苏中威药业有限公司的采购单,且合同中明确载明供应商和应收账款方为原告,单据接收方和应付账款 方为被告,又载明了订购产品的品名、单价以及总价,并使用了国际惯例中常见的国际贸易术语CIF等,完全符合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的本质特性,是典型的国际货 物买卖合同。AGNO公司主张根据中威投资公司与美国PS公司签订的《江苏中威药业有限公司合同书》、《江苏中威药业有限公司经营合同》以及中威投资公 司、J&M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和江苏汉和投资有限公司签订的《江苏中威药业有限公司合同》三份合同书,双方当事人之间是委托销售关系。上述三份 合同书中,AGNO公司仅举证第一份合同获得了审批机关的审批,且该份合同书亦不能证明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委托销售关系,故AGNO公司抗辩双方之间存在委 托销售关系的理由,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AGNO公司在2007年1月2日向原告发出的采购单为一项要约,该采购单虽载明其须在7日内接受,但 双方当事人其后又多次通过电子邮件协商,最终对订货数量、发货时间、货物目的地和收货人等事项进行了变更和确认,属于新要约并最终得到确认承诺,故双方当 事人之间的买卖合同成立。
  AGNO公司抗辩该买卖合同违反了我国公司法和药品管理法的有关强制性规定,应属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 一百四十九条规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四)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同意,与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如此规定 的主旨是为了保护公司利益,因为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与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时,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个人在交易中处于与公司利益相冲突的地位。但本案 中,因陈剑戈在代表AGNO公司与中威公司进行买卖交易时,同时又是中威公司的外方投资方美国PS公司委派的副董事长,故在签订该采购单时,原告的两个投 资方均应知晓并同意该交易,同时进行该买卖交易不会损害中威公司的利益,因此本案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条的规定。如前所述,本案 中买卖的货物不属于原料药,其生产和销售不需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和药品经营许可证。同时中威公司对该产品进行研发并销售,并不违反我国相关行政规定,故双 方当事人之间订立买卖合同并不违反我国的禁止性规定,该合同依法有效。
  (四)、AGNO公司抗辩中威公司至今未完全履行采购单上约定的交付义 务,“必须交付的清单”包括“350公斤产品、检测报告、安全数据表和产品生产报告”,而中威公司只提供300公斤货物,而未向被告提供分析证明(检测报 告)、安全数据表和报告。对此一审法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在采购单发出后又进行了多次电子邮件的交流,最终AGNO公司确认订货300公斤,并同意中威公司 预定2007年4月8日或4月11日的航班发货,故现中威公司于2007年4月11日发货300公斤,符合双方的约定。中威公司未能举证其在庭前已向 AGNO公司交付了有关货物的分析证明(检测报告)、安全数据表和报告,但在一审庭审中中威公司当庭向AGNO公司的代理人直接了交付上述资料,故 AGNO公司应当按照采购单的约定,在收到上述货物和资料后的45天内向中威公司支付货款。但由于中威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在合理时间内向AGNO公司交付 上述资料,故中威公司对于本纠纷的产生亦负有一定过错,一审法院酌情分配双方当事人负担本案诉讼费用。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三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百二十六条、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 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百四十八条、第二百四十九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 AGNO PHARMACEUTICALS LLC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给付江苏中威药业有限公司货款126000美元;案件受理费13250元,由江苏中威药业有限公司负担6625 元,AGNO PHARMACEUTICALS LLC负担6625元。
  AGNO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其上诉称:
   (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根据被上诉人在原审中提交的证据报关单和出口收汇核销单的记载,该批货物的发运人、出口经营者和收汇主体均是常州科莱 博化工有限公司,而非被上诉人。原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指定的第三人交付了货物违背了客观事实。2、被上诉人至今没有按照订单的要求,提供相应的货 物和商业发票或有同等作用的电子讯息,以及合同可能要求证明货物符合合同规定的其他凭证。而且原审法院把被上诉人作为证据提交的“材料安全数据表和报告” 等送达上诉人的诉讼代理人,并据此认定被上诉人完成了合同义务,超越了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同时在有证据证明涉案货物就是常州科莱博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科莱博公司)生产的,仍然认定被上诉人向法院提交的装箱确认单、原产地证明、标签副本、装箱单副本、检测报告、疯牛病/口蹄疫证明副本、材料安全数据表等 真实有效,违背了客观事实。3、涉案货物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中明确规定的“药品”,双方当事人之间订立的买卖合同违反我国禁止性规定,应属 无效。
  (二)、原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1、原审判决认为,《江苏中威药业有限公司经营合同》未获审批而无法律效力,进而否认双方当事人之间的 委托销售关系,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及实施细则的相关规定。2、《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条的规定属于强制性规定。本 案中,陈剑戈作为被上诉人外方投资公司委派的副董事长,却代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进行买卖交易,违反了该条款的规定。
  (三)、原审判决程序不当。一审法院超期审结,数次允许被上诉人延期举证,甚至主动为被上诉人收集证据。
  二审中,上诉人AGNO公司提交了下列证据:
  1、2006年8月24日中威公司向其交付另外一批货物时形成的生产报告及检测报告单,用于证明中威公司在一审中提交的分析证明、生产报告等相关资料,从形式到操作程序均不符合双方约定。
   2、Tom.wagler于2009年11月9日发送的1封电子邮件,Tom.wagler系加拿大客户SEPRACOR CANADA LTD人员,该邮件内容确认了化学中间体AP3001的有效期为一年,以及没有COFA、MSDS和产品生产过程说明书时,其不将任何化学中间体作为原料 使用。
  被上诉人中威公司未作书面答辩,二审庭审中称,原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二审中,被上诉人中威公司提交了1份2007年4月10日发自Hanson Yin的电子邮件,证明其已经向AGNO公司交付了分析证明、材料安全数据表等资料。
  被上诉人中威公司对于上诉人AGNO公司证据1的真实性、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该证据针对的货物与本案不同,不能达到上诉人的证明目的;对于证据2的关联性不予认可。上诉人AGNO公司对于被上诉人中威公司提交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本院对二审中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对于上诉人AGNO公司提交的证据,其中证据1系英文资料,不符合证据形式要件;证据2所涉产品AP3001与本案无关。故本院均不予确认。对于被上诉人中威公司提交的证据,因系电子邮件打印件且未办理公证,故本院亦不予确认。
  二审经审理查明:一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关于合同效力及原审判决法律适用问题。首先,针对涉案产品的属性,一审法院向相关专业人员进行调查,认为该产品为药物中间体,而非药品。本院庭后也向常 州市药监部门进行了咨询,咨询结论与上述认定一致。因此,应当认定本案产品并非药品,本案合同并未违反药品管理法规禁止性规定。其次,对于陈剑戈进行关联 交易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条的规定旨在规范公司董事等管理人员经营公司的行为,如果陈剑戈违反该项规定,应当对公司承担相应的责 任。另一方面,本案买卖合同的签订也不损害中威公司及其投资方的利益。因此,陈剑戈的上述行为并不影响本案合同的效力。第三,对于本案双方当事人的关系认 定,应该审查本案的合同性质。即使本案双方当事人根据当初的合作经营合同存在委托销售关系,但也不能涵盖双方当事人之间后来所有的行为,应该具体行为具体 对待。从本案合同的具体内容来看,其中约定丝毫不含委托销售的信息,各自的权利义务完全按照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的特征进行约定。所以,本案合同系国际货物买 卖合同,在双方当事人之间依法成立并生效。
  关于被上诉人中威公司交付义务的履行情况。本案双方之间的合同约定,中威公司应交付物包括350公 斤产品、分析证明,材料安全数据表和报告。后来双方通过电子邮件对产品数量变更为300公斤。根据中威公司提交的空运提单等证据,可以看出中威公司已经于 2007年4月11日把300公斤的产品交付给AGNO公司指定的加拿大客户(提单上发货人名称为中威公司),而且AGNO公司在后来的电子邮件中对此也 予以确认。虽然出口货物报关单和出口收汇核销单等证据反映了该批货物出口单位为科莱博公司,但空运提单为原始凭证,科莱博公司仅是接受中威公司的委托办理 出口事宜,应当认定系中威公司向AGNO公司交付了货物。AGNO公司关于中威公司未交付货物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中威公司履行了涉案国际 货物买卖合同项下的交付货物主要义务,没有理由不交付相应安全数据表等资料。目前也无证据表明AGNO公司在中威公司交付货物后直至本案诉讼前,就交付安 全数据表等资料向中威公司提出过异议,且AGNO公司始终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中威公司履约瑕疵对其造成的损失,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对货物的最终处理情况,因 此其作为买受人在接受涉案货物后,应当履行支付价款的义务。中威公司催收价款的请求应予支持。
  关于一审审判程序问题。一审法院在审理时确实存在AGNO公司上诉中所述情形,但其均有正当理由,并不违背相关程序法律规定。
  综上,上诉人AGNO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13250元,由AGNO PHARMACEUTICALS LLC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赵玉冰
审 判 员 蒋小英
审 判 员 胡 伟
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徐 媛

0
顶一下
0
相关阅读
  • 没有相关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