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争议防范库>> 对外贸易>> 案例参考 >> 正文
江苏玉龙钢管股份有限公司与金属国际有限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来源: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发布日期:2014年07月31日 点击数:

江苏玉龙钢管股份有限公司与金属国际有限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苏商外终字第0031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玉龙钢管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唐永清,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钱丽新,江苏正太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明宏,江苏石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金属国际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方根庆,该公司董事。
  委托代理人沈雄伟,上海南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勇,上海南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江苏玉龙钢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龙公司)因与金属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属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 院(2009)锡民三初字第006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032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511日公开开庭审 理了本案,上诉人玉龙公司委托代理人钱丽新、王明宏,被上诉人金属公司委托代理人张勇、沈雄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金属公司一审 诉称:200712月,金属公司与玉龙公司签订1390-07号订单,约定玉龙公司于20082月底前向金属公司售出价值160107.06美元的电 阻焊碳钢管,此后金属公司按合同约定的时间和金额向玉龙公司支付了20%的预付款,但玉龙公司一直未按约履行该订单。20082月,双方又签订了 09728号订单,约定玉龙公司于20083月底前向金属公司售出价值148412.60美元的埋弧焊螺旋钢管,并约定了违约金数额,此后金属公司按合 同约定的时间和金额向玉龙公司支付了10%的预付款。由于玉龙公司未按约交付货物,导致金属公司遭受亏舱费和银行手续费损失。同时金属公司为了向其买方履 行交货义务,于20084月转而向江苏国强镀锌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强公司)订购该批货物,因价格上涨导致差价损失。请求判令:1、玉龙公司退还 1390-07订单的预付款32020美元和银行手续费32.6美元,退还09728订单的预付款14841美元和银行手续费16.81美元;2、玉龙公 司赔偿金属公司遭受的亏舱费和银行手续费损失78028.37美元,差价损失30097.6美元,违约金38587.28美元;3、玉龙公司支付自预付 款、亏舱费、差价损失发生之日起至判决之日的利息人民币15000元,汇率损失人民币24162.17元,共计人民币39162.17元;4、玉龙公司赔 偿金属公司为本案支付的翻译费人民币3300元,公证费和认证费人民币8000元,共计人民币11300元;5、玉龙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
   玉龙公司一审辩称:金属公司在2007年底告知玉龙公司订购钢管,并就此预付了部分钱,但双方从未具体确认价格、型号、交货期等,因此两份涉案订单并不存 在,金属公司所主张的亏舱费、差价损失、违约金及其利息和汇率损失均无事实依据,而其主张的翻译费、公证认证费亦无法律依据,请求驳回金属公司除返还预付 款外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查明:
  一、公司注册登记的相关事实
  金属公司原名上海美特国际有限公司,于2006624日在香港注册成立,并于2006727日更名为现名称。
  二、涉案合同的签订履行情况
   2007126日,金属公司与玉龙公司签订1390-07订单,约定金属公司向玉龙公司订购电阻焊碳钢管,订单明确了数量、技术要求、包装要求、总 价为160107.06美元,并约定20082月底前由上海以集装箱发往哥伦比亚,付款方式约定为20081210日前,以电汇方式支付20%的预 付款计32020美元,余额80%的款项在收到发票、装箱单和提单的传真后以电汇方式支付。
  2008218日,金属公司与玉龙公司签订 09728订单,约定金属公司向玉龙公司订购总价为148412.6美元的埋弧焊螺旋钢管,确定付款方式为电汇支付10%的预付款计14841美元,余额 90%的货款,在收到发票、装箱单和提单的传真后以电汇方式支付,并约定玉龙公司于20083月底前备好货物从上海运至澳大利亚达尔文港,否则按总价每 周0.5%的比例承担违约金。
  20071212日、14日,金属公司通过汇丰银行向玉龙公司电汇32020美元用于支付1390-07订 单的预付款。2008222日,金属公司通过汇丰银行向玉龙公司电汇14841美元用于支付09728订单的预付款。庭审中,玉龙公司确认收到这两笔 款项。汇丰银行就上述两笔款项收取金属公司银行手续费49.41美元。
  2008222日至412日期间,金属公司与玉龙公司就涉案两笔 订单的交货以及船期等事项有多封邮件往来。其中上海市静安公证处于200948日出具的(2009)沪静证经字第1798号公证书,对20083 27日金属公司与玉龙公司之间的一份往来邮件进行了公证。根据公证书载明的内容,金属公司职员纪慧于2008327日向玉龙公司国贸部经理王峰发送邮 件,邮件抬头为王经理,内容为关于PO09728 and PO1390-07,详细情况请见附件,请按照船期及时备好货物,否则因未备好货物而产生的费用由贵司承担,同日,玉龙公司国贸部职员杨军军就此回复 了一份含附件的邮件并抄送王峰,邮件抬头为金属公司纪慧,内容为以上两份合同都在准备之中,请先确认一下单证,其附件是标题分别为“YL355” “YL377”的两套单据,均各自包括玉龙公司制作的装箱单、发票、海运出口委托单、质保书、生产计划工艺跟踪单,YL355的单据上均写明采购订单号为 1390-07,其内容与1390-07订单的内容亦相符,而YL377的单据上均写明采购订单号为09728,其内容与09728订单的内容亦相符。此 外,2008317日、327日纪慧向王峰发送的邮件中均列明了1390-0709728订单的船期,200845日杨军军发送给纪慧并抄送 王峰的邮件中表明其已知船期并要求金属公司确认1390-0709728订单的相关单据,200849日纪慧将金属公司法定代表人方根庆写给玉龙公 司法定代表人唐永清以及玉龙公司唐维君的函件作为电子邮件附件发送给唐维君,该函件内容是关于玉龙公司就1390-0709728订单一直未发货的情况 以及金属公司基于此的维权声明。上述邮件中的王峰、杨军军的邮箱与金属公司出具的该两人的名片上的邮箱一致。庭审中,玉龙公司确认唐维君曾担任公司总经 理,王峰、杨军军均为其公司职员。
  三、金属公司主张的差价损失的形成情况
  2008412日,金属公司方根庆向玉龙公司王峰发送电子邮件称,若玉龙公司确定就1390-0709728订单不交货,金属公司就将合同下给其他公司。
  2008415日,金属公司与国强公司签订了09728订单订购埋弧焊螺旋钢管,其规格要求、数量以及交货地点等与涉案的09728订单相同,但交货时间为512日,同时价格上涨为178510.2美元,预付款为总价的10%,计17851美元。
  2008416日,金属公司通过汇丰银行向国强公司电汇17851美元用于支付09728订单的预付款。
  200858日,国强公司向金属公司开具了09728订单的发票。
  2008512日,金属公司与国强公司签订了09752订单,约定预付款为总价的10%,计13480美元。
  2008520日,金属公司通过汇丰银行向国强公司电汇174139.2美元用于支付09728订单的剩余货款160659.2美元以及其与国强公司之间的09752订单的预付款13480美元。
  四、金属公司主张的亏舱费的形成情况
   上海市静安公证处出具的(2009)沪静证经字第5951号公证书,对2008222日金属公司方根庆发给Capital Steel公司的一份电子邮件以及2008526Capital Steel公司发给金属公司方根庆的一份电子邮件进行了公证。根据公证书载明的内容,2008222日的邮件是金属公司与Capital Steel公司签订的CS09728订单,其货物种类及规格数量等与本案09728订单相同;2008526日的邮件是Capital Steel公司通过电子邮件附件将Capital Steel公司与华太海运私人有限公司(PACIFIC ORIENT SEA TRANSPORT PET LTD.)之间为CS09728订单货物订购舱位以及最终由于厂家未能提供货物而取消舱位从而导致交纳亏舱费的往来情况发送给金属公司。
   2008415日,华太海运私人有限公司(PACIFIC ORIENT SEA TRANSPORT PET LTD.)向Capital Steel公司出具77938.22美元的亏舱费发票。同日,Capital Steel公司向金属公司出具77938.22美元的亏舱费发票。2008116日,华太海运私人有限公司(PACIFIC ORIENT SEA TRANSPORT PET LTD.)向Capital Steel公司出具书面说明,表明其确认收到Capital Steel公司支付的亏舱费并注明其为此开具的发票号、日期以及收到全款的日期。上述文件在Capital Steel公司注册地国家澳大利亚办理了公证及认证手续。
  2008620日,金属公司通过汇丰银行向Capital Steel公司电汇77938.22美元,同时支付银行费用90.15美元,共计78028.37美元。
  本案一审争议焦点为:11390-0709728两份订单是否存在;2、玉龙公司是否需要承担返还预付款,支付违约金,赔偿差价损失和亏舱费,以及支付上述各项费用的利息、汇率损失和银行手续费,并支付金属公司就本案产生的翻译费和公证认证费的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为涉港商事纠纷案件,首先要确定法律适用问题。本案货物买卖合同在我国内地签订、履行,我国内地应视为本案货物买卖合同的最密切联系地,故审理本案纠纷应适用我国内地法律。
  一、金属公司与玉龙公司签订了1390-07订单和09728订单。理由如下:
   本案中证明合同存在的最主要证据就是订单,金属公司提供了1390-0709728订单的传真件,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合同的书面形式包括传真件以及电 子邮件等,并且本案中金属公司提供的通过公证的电子邮件内容与订单传真件内容完全一致,且双方往来的其他一些电子邮件也充分反映了关于涉案订单的交易过 程,虽然庭审中玉龙公司对此提出异议,认为传真机的日期与订单日期不符,传真件与电子邮件均是由金属公司单方面制作或伪造,一审法院认为,实践中,传真机 日期并不能排除因设置因素导致与实际日期不符,而通过公证的电子邮件的附件内容是由玉龙公司制作的文件,并非金属公司所能掌控,且玉龙公司也未能就其主张 提供反证予以证明;此外,金属公司电汇给玉龙公司的两笔预付款,其时间、数额以及款项收取单位亦与涉案订单相吻合,玉龙公司在承认收到此两笔款项的情况下 否认其预付款的性质,但却未能举证说明该两笔款项的性质,其关于金属公司在未有订单的情况下自行汇款的主张明显不符合常理,令人难以信服。综上所述,金属 公司提交的一系列证据可以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链,能够证明金属公司与玉龙公司之间存在涉案的1390-0709728订单。该两份订单系双方真实意思表 示,且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
  二、玉龙公司与金属公司之间存在着合法有效的合同,而玉龙公司未按约履行合同,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具体责任承担及其理由如下:
  (一)玉龙公司应返还金属公司支付的涉案两笔合同的预付款以及为此而支付的银行手续费,并赔偿自预付款支出之日起至判决之日止的利息损失。理由如下:
   本案中,玉龙公司的违约行为致使金属公司无法实现其合同目的,双方在诉讼中亦未作出继续履行合同的意思表示,本案合同视为解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 同法》规定,合同解除后,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据此,金属公司提出玉龙公司返还金属公司已支付的预付款及其为此 而支付的银行手续费,并赔偿自预付款支出之日起至判决之日止的利息的诉讼请求成立,应予支持。
  (二)玉龙公司应赔偿金属公司因违约遭受的差价损失和亏舱费,但金属公司主张的违约金不予支持。理由如下:
   在合同存在并且合法有效的基础上,根据法律规定未履行合同的一方,应承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本案中玉龙公司在金属公司按09728订单约定支付预付款 后,未能按约交货,致使金属公司临时取消船期,而此船号船期在往来邮件中金属公司已告知玉龙公司并说明不按时装船将产生的后果,因此玉龙公司对于金属公司 因临时取消预定舱位而需支付亏舱费是完全应当预见的,而船运公司华太海运私人有限公司(PACIFIC ORIENT SEA TRANSPORT PET LTD.)、金属公司下家Capital Steel公司所出具的发票、书面说明以及金属公司的汇款交易凭证,及其相互之间的电子邮件均能够相互印证金属公司已支付了该笔亏舱费;同时金属公司为了 能够完成与其买家Capital Steel公司之间的订单,转而在短期内以较高的价格向国强公司订购玉龙公司未能交付的货物,导致其遭受差价损失,而玉龙公司亦清楚金属公司是一家商贸公 司,其购买货物是用于转售并非自用。由此可见,玉龙公司的违约直接造成了金属公司的亏舱费以及差价的损失,金属公司对上述损失已提出充足的证据予以证明, 其要求玉龙公司予以赔偿,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支持。
  关于金属公司要求玉龙公司按照09728订单中的约定支付38587.28美元违约金 的请求,因金属公司的实际损失已超过38587.28美元,在违约金与赔偿金并存的情况下,应该以实际损失作为责任的最高限额,故金属公司不应获得超过实 际损失的赔偿,且诉讼中双方经释明均未要求对违约金进行调整,因此在金属公司主张的差价损失及亏舱费等获得支持,其合同权益得以维护的情形下,金属公司要 求玉龙公司再行支付38587.28美元违约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三)对金属公司要求玉龙公司支付差价损失和亏舱费自支付之日起的利息,以及所有诉请款项的汇率损失的主张均不予支持。理由如下:
   对于汇率损失的主张,往往是在买卖合同中,由于买受人未按约及时支付货款,而实际支付时的汇率低于合同约定支付时间的汇率,在此情况下出卖人可以主张赔 偿汇率损失,本案中金属公司是买受人,其主张汇率损失并不符合上述条件和要求,依法不予支持;而金属公司所主张的在其转购转售期间与国强公司、华太海运私 人有限公司和Capital Steel公司等案外人发生费用的利息,已超出玉龙公司对其违约所造成的损失的预见范围,且缺乏合同依据及法律依据,故亦不予支持。
  (四)对于金属公司主张的翻译费和公证认证费不予支持。理由如下:
  金属公司所主张的翻译费和公证认证费,只是其自身的维权费用,并非是由于玉龙公司违约而产生的直接损失,涉案合同中也并未就此有任何约定,因此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金属公司要求玉龙公司返还预付款及其银行手续费,支付差价损失,支付亏舱费及其银行手续费的主张,合法有据,予以支持;金属公司要求玉龙公司支付违约金,赔偿相关费用的利息、汇率损失,以及支付本案翻译费和公证认证费用的主张,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四 条第二款、第一百三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玉龙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金属公司 1390-07订单项下的预付款本金32020美元及自20071214日起至本判决做出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计算的利息;返还金 属公司09728订单项下的预付款本金14841美元,及其自2008222日起至本判决做出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计算的利息;返 还上述两笔款项所涉的银行手续费49.41美元;二、玉龙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金属公司差价损失30097.6美元,亏舱费及银行手续费 78028.37美元,共计108125.97美元;三、驳回金属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 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7395元,由玉龙公司负担人民币15000元,金属公 司负担人民币2395元。
  玉龙公司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金属公司的诉讼请求。主要理由是: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没有 证据证明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合同关系。所谓订单、装箱单等系伪造,合同并无经双方签字盖章的原件。09728号订单的日期为2008218日,而装箱 单、商业发票等表明的日期却是2008213日。也无证据证明邮箱是玉龙公司或其员工注册及有关邮件是玉龙公司员工所发。2、关于亏舱费。 Capital Steel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将亏舱费支付到华太海运私人有限公司,也无证据证明金属公司与Capital Steel公司发生了货物买卖关系。3、关于差价损失,没有证据证明金属公司另行购买了货物履行其与外商之间的合同。
  金属公司答辩意见为:一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玉龙公司与金属公司是否存在涉案购销合同关系;2、如存在购销合同关系,金属公司关于玉龙公司应承担返还预付款及利息、赔偿差价损失、亏舱费、银行手续费的主张能否成立。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均有充分的证据支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一、玉龙公司与金属公司之间存在涉案购销合同关系
   金属公司为证明其与玉龙公司之间发生了涉案购销合同关系,提供了订单、装箱单、发票、当事人之间来往电子邮件等证据。玉龙公司上诉认为,上述证据中的订 单、装箱单等均非原件,系金属公司伪造,且有关文件上的日期存在矛盾;金属公司也没有证据证明邮件中使用的邮箱是玉龙公司或其员工注册及有关邮件是玉龙公 司员工所发,故上述证据均不应采信,因此金属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与玉龙公司之间存在涉案购销合同关系。本院认为玉龙公司的上述理由不能成立:第一,在涉外 及涉港、澳、台贸易中,使用传真和电子邮件作为洽谈业务、传递文件、签订合同的方式,已被广泛接受和认可。故玉龙公司以订单等无原件为由否认合同关系依据 不足;第二,在本案中,金属公司提供的传真件和电子邮件,其内容相互印证,特别是多份电子邮件,内容均为就涉案订单履行事宜进行磋商。玉龙公司虽然否认邮 件中出现的邮箱系其或其员工使用,但直至二审庭审结束,并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在本案纠纷发生之前,其或其员工在业务往来中使用的邮箱与涉案邮箱不同,据此应 认定涉案邮箱就是玉龙公司使用的邮箱,涉案电子邮件的发送人就是玉龙公司和金属公司。上述证据已形成证据锁链,足以证明双方存在涉案购销合同关系;第三, 金属公司于200712月、20082月分别向玉龙公司电汇32020美元、14841美元,上述两笔款项数额与涉案两份订单中约定的预付款数额完全 相符。玉龙公司在收到该两笔款项后,未向金属公司提出任何质疑,直到二审庭审中,其虽坚持主张该两笔款项与涉案订单无关,但对收取该两笔款项的依据不能作 出合理解释。据此可以认定,该两笔款项系金属公司依据涉案订单的约定汇付玉龙公司的预付款,故涉案购销合同不仅成立,且已在实际履行之中;最后,虽然在 09728订单项下,装箱单、商业发票等文件中的日期为2008213日,而订单本身的日期是同年218日,确有矛盾,但该矛盾不足以推翻上述证据 证明的基本事实。金属公司解释系传真机时间设定发生错误所致,该解释有其合理性,应予采信。综上,可以认定金属公司与玉龙公司之间存在涉案两份订单项下的 购销合同关系。
  二、一审判决玉龙公司应承担返还预付款及利息、赔偿差价损失、亏舱费、银行手续费等民事责任合法有据
  金属公司与玉龙公司签订的涉案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不违反我国法律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当事人均应适当履行合同义务。玉龙公司未能按约交付货物,构成违约,依法应该承担返还预付款、赔偿金属公司损失等民事责任。
   玉龙公司上诉认为,Capital Steel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将亏舱费支付到华太海运私人有限公司,也无证据证明金属公司与Capital Steel公司发生了货物买卖关系,故金属公司主张亏舱费损失缺乏事实依据。对此本院认为,根据上海市静安公证处(2009)沪静证经字第5951号公证 书记载的内容,金属公司将09728号订单项下的货物转售给Capital Steel公司,Capital Steel公司因此向华太海运私人有限公司订购了舱位,但因玉龙公司未能及时交付货物,致使Capital Steel公司只能取消舱位,造成亏舱费损失。2008415日,华太海运私人有限公司向Capital Steel公司出具77938.22美元的亏舱费发票。同日,Capital Steel公司向金属公司出具77938.22美元的亏舱费发票。2008116日,华太海运私人有限公司向Capital Steel公司出具书面说明,表明其确认收到Capital Steel公司支付的亏舱费并注明其为此开具的发票号、日期以及收到全款的日期。2008620日,金属公司向Capital Steel公司电汇77938.22美元,同时支付银行费用90.15美元。综上可以认定,由于玉龙公司未能按约向金属公司交付涉案合同项下的货物,致使 金属公司向Capital Steel公司支付了实际发生的亏舱费77938.22美元,该笔损失系因玉龙公司违约造成,依法应由玉龙公司赔偿。
   玉龙公司还上诉称,没有证据证明金属公司另行购买了货物履行其与外商之间的合同,故金属公司主张的差价损失没有事实依据。本院认为,在玉龙公司不能按约 履行交货义务的情况下,金属公司转而于2008415日与国强公司签订了编号、货物种类、规格、数量、交货地点等均与涉案09728号订单相同的订 单,但价格上涨为178510.2美元。2008416日,金属公司电汇给国强公司预付款17851美元,同年520日,金属公司以电汇方式将剩余 货款支付给国强公司。根据以上事实可见,由于玉龙公司不能履行其交货义务,金属公司为了完成其与下家客户的订单,转而向国强公司购买货物,产生差价损失 30097.6美元,该笔损失系因玉龙公司违约造成,依法亦应由玉龙公司赔偿。
  综上所述,玉龙公司的上诉理由均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能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7395元,由玉龙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成龙  
代理审判员 施国伟
代理审判员 王剑锋
年六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王方玮

 

0
顶一下
0
相关阅读
  • 没有相关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