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争议防范库>> 海事海商>> 案例参考 >> 正文
绍兴南池纺织印染有限公司与上海鑫程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无单放货赔偿纠纷案
作者:上海海事法院 来源:上海海事法院 发布日期:2014年07月30日 点击数:

上海海事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7)沪海法商初字第156

  原告绍兴南池纺织印染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鉴湖镇下谢墅村。
  法定代表人徐吕才,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楼东平,浙江越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蔡炎炯,浙江越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鑫程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沪青平公路277310-46
  法定代表人朴明根,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疆华,上海市海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绍兴南池纺织印染有限公司为与被告上海鑫程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无单放货赔偿纠纷一案,于2007313日提起诉讼。本院于同年3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2007516日,本案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蔡炎炯律师,被告委托代理人徐疆华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63月,原告委托被告将一批货物从中国上海港运往韩国釜山港。货物装船后,被告签发了正本提单。原告获悉货物于200643日在目的港被人清关提走。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赔偿货款损失10,969.02美元,返还运费损失人民币2,67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2007611日,原告以其证据不足为由,申请撤回返还运费损失人民币2,670元的诉讼请求。
  被告辩称,涉案货物到达目的港后经检验发现品质不符合要求,故收货人拒收货物。目前货物仍滞留在韩国釜山港的保税区内,被告并未无单放货。被告请求驳回原告对其提出的诉讼。
  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对如下事实予以确认:
  原、被告双方当事人之间就相关货物存在运输合同关系;20063月,原告向被告托运涉案货物,从中国上海到韩国釜山,被告签发了正本提单;2006522日,原告向上海泛盟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支付了包干费人民币2,670元;货物出口报关单载明的经营单位和发货单位均为原告;成交方式为FOB,信用证付款;货物总价为10,969.62美元,货物出口收汇核销单记载的货物总价亦为10,969.62美元。
  上述事实由原告提供的提单、包干费发票和付款凭证、出口货物报关单及出口收汇核销单予以证明。
  本案当事人的争议焦点是:1、被告无单放货的事实是否成立。2、货物的价值应当如何确定。
  针对第一个争议焦点,原告提供了公证书一份,以证明经查询韩国官方网站,涉案货物已于200643日在韩国釜山港经进口申报受理后被搬出仓库。被告对该证据的形式无异议,但认为原告未证明有关网站为韩国的官方网站,该证据仅表明船载货物进行了落地申报,其中并未显示收货人及货代名称。本案收货人并未收货和进行货物进口申报,货物仍然在韩国釜山港的保税区仓库内。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提供的公证书为原件,被告虽对其内容提出异议,但并未提供足以推翻该证据效力的相反证据,故对该份证据的证明效力,本院予以认定。
  原告还提供了双方往来的三份律师函,以证明原告就涉案货物向被告提出索赔,被告拒绝赔付。被告称其并未收到过原告于2006730日致被告的函,对其他两份律师函,被告无异议。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提供的2006730日律师函后附有邮局的挂号函件收据,被告称其并未收到过有关函件,但其未提交证据证明相应的挂号函件收件人并非被告,或者邮局未将有关挂号函件送达被告,故对该份律师函的证明效力,本院予以认定。对于其他两份当事人之间无异议的律师函,本院予以认定。
  被告提供了一份检验报告,以证明涉案货物到达目的港后,收货人经检验认为货物质量有问题而拒绝收货。原告认为有关检验机构作为被告所称的商业服务机构,在货物未经收货人提取前不可能进行货物检验;检验报告的结论表明货物质量差异可归于不正确的装船,此与原告无关;检验报告本身也表明,该报告不构成最终证据效力。故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提出异议。本院经审查认为,被告提供的检验报告为经公证的原件,原告虽对其提出异议,但并未提供相反证据以否定其效力,故对该份证据的证明效力,本院予以认定。
  针对第二个争议焦点,原告提供了出口货物报关单及出口收汇核销单。被告对上述证据的形式无异议,但认为作为货物生产厂家的原告,不能以此证明货物的实际价格。
  根据上述证据及庭审,本院查明本案事实如下:
  2006329日,被告签发了货物已装船正本提单。提单记载的托运人为原告,承运人为被告,收货人凭DAGEUBANKLTD.指示,通知人为SAELONTEXCO.LTD.(以下简称“S公司);承运船舶及航次为KMTCPORTKELANG604N,装货港为中国上海,卸货港为韩国釜山;货物为全涤布,装载于编号为KMTU7236491/233406120尺集装箱内,数量为346卷,毛重为3,450公斤,由托运人装箱和计数;CY-CY,运费到付。
  2006331日,韩国第一海事检验株式会社应收货人的代理S公司申请,在目的港保税区仓库对货物进行了检查。检验报告称大部分货物表面皱起,质量差异的货物可归于不正确的装船,本报告对任何方的权利和辩解均不构成最终证据效力。
  2006619日,原告律师致函被告,称原告因被告无单放货的行为而无法收回货款,为此要求被告承担货物损失。200675日,被告律师回函称,由于收货人拒收货物,货物仍在目的港保税仓库,尚未清关,为此提议原告办理海关退运手续。2006730日,原告律师再次致函被告,称根据其调查,涉案货物已于200643日被清关提走,被告所称货物仍在目的港保税仓库并非事实,为此继续要求被告承担货物损失。
  2006109日,原告申请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公证处从大韩民国关税厅网址下载涉案货物的通关及去向情况。有关信息表明,2006330日,货物的详细资料提交及受理完毕,当日提出卸货申请,申请人名称未涉及;2006331日,货物搬入03012240仓库;200643日,进行货物进口申报及申报受理,申报人名称未涉及;同日,货物经进口申报受理后被搬出03012240仓库。货物当时状态为搬出完毕,管理对象无指定。
  庭审中,被告确认货物已在目的港拆箱,并称按照目的港的习惯,货物经拆箱后被保管于保税区内,但其未能提供有关港口习惯以及货物目前仍被保管于目的港保税区的相应证据。
  本院认为,本案原、被告之间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依法成立。原告作为托运人和正本提单的持有人,有权行使对提单项下货物的控制权。被告为出运原告的货物签发了提单,有义务按照合同约定将货物安全出运,并在目的港凭DAGEUBANKLTD.的指示完好地交付货物。
  原告提供的证据表明,涉案货物已于200643日在目的港进行进口申报并已受理,货物经进口申报受理后又被搬出仓库,并且未指定管理对象。本案提单载明运输区段为CY-CY,被告作为承运人,当庭确认货物已在目的港拆箱,其虽声称货物目前仍然在韩国釜山港的保税区仓库内,但始终未能够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被告既未证明货物仍然处于其控制之下,亦未证明货物到港后的合理去向或下落,违反了运输合同的约定,应对由该违约行为所造成原告的货款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依照法律规定,运输合同下货物的实际价值应当按照货物装船时的价值加保险费和运费计算。本案贸易合同的成交方式为FOB,在该项价格条件下,作为卖方的原告无需负责货物的运输保险;涉案提单则载明运费到付。此外,原告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支付过货物的保险费和运费,故其有权主张的货物价值,应当以出口货物报关单及出口收汇核销单中记载的FOB价格为依据,即原告有权请求的货款损失应为10,969.62美元。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七十一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上海鑫程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绍兴南池纺织印染有限公司赔偿货物损失10,969.62美元。
  如被告上海鑫程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142.56元,由原告绍兴南池纺织印染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95.62元,被告上海鑫程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3,046.9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谢振衔  
代理审判员  张 亮
  
代理审判员  孙英伟  


○○七年六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金 捷

 

0
顶一下
0
相关阅读
  • 没有相关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