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一裁网>> 专栏>> 个人专栏>> 林一飞专栏 >> 正文
格式合同中仲裁条款效力的认定标准
作者:林一飞 来源:林一飞 发布日期:2014年07月30日 点击数:

林一飞:格式合同中仲裁条款效力的认定标准

 

在合同解释问题上,适用于格式合同的一般规则是,如果对格式合同中的措辞出现一种以上合理解释的含义,而且法院认为是模棱两可的措辞,那么该措辞应按不利于合同起草人的含义进行解释。英美法中的疑义利益解释原则就是针对此种情况,即对含糊不清的条款要按与起草人相反的含义作解释,因为起草人有义务让这个条款明白清楚。同样,我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也明确了这一原则。

仲裁条款若是采用格式条款的方式达成,则还要受合同法关于格式条款的规定约束。《合同法》中关于格式条款的规定如下:

第三十九条 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
  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
  第四十条 格式条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条和第五十三条规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
  第四十一条 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格式条款和非格条式款不一致的,应当采用非格式条款。

第五十二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第五十三条 合同中的下列免责条款无效:
  (一)造成对方人身伤害的;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

这样,仲裁条款如果是格式条款,则判断其效力,除了一般的仲裁条款需要具有的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之外,还须不具有《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的无效情形。

不过应该指出,格式合同中的条款并非全部是格式条款,并非格式条款中的仲裁条款必然是格式条款。只要在选择争议解决方式给予了各方当事人选择的权利,例如,列出多个选择项供当事人选择或填写,那么,这种仲裁条款,应当认为是在双方协商之后签订的。但有一些情况,例如,有一个地方的房地产合同中,明确约定:如发生争议,提交该地的仲裁委员会仲裁。争议解决条款没有选择的项目。购房者认为这是霸王条款,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

格式合同中仲裁条款效力的认定标准,首先要认定该仲裁条款是否是格式条款,而要把握的原则是,如该仲裁条款的确定是双方协商的结果,那么,不应当认定最后确定下来的争议解决条款是格式条款。如果是格式条款,则要确定是否存在《合同法》规定的格式条款无效的情形。在中国的仲裁实务中,这种以格式条款为由提出仲裁协议无效的情形不多见。举两个案例,前者以格式条款为由提出的抗辩被驳回,而后者则被支持。当然,是否正确,见仁见智。

邱某某、吴某某与昆明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纠纷案[1]中,申请人邱某某吴某某称: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订立的《商品房购销合同》,第十四条争议处理方式中记载了一项仲裁条款,两申请人认为依据国家仲裁法的规定,该项仲裁条款属于无效条款,并不具备法律拘束力,故依法申请人民法院予以裁定该仲裁条款无效。理由是:(一)该仲裁条款不具备法定的形式要件。依据仲裁法的规定,仲裁必须要经 当事人双方明确一致的意思表示,且有书面的仲裁协议,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订立的《商品房购销合同》所载的仲裁条款仅仅是被申请人预先拟好的格式合同条款,并不是独立存在的仲裁协议,因此不符合仲裁法法定的形式要件。(二)该项仲裁条款不是在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下订立的。依据仲裁法的规定,仲裁协议必须是当事人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情况下订立的,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订立的《商品房购销合同》所载的仲裁条款是被申请人使用的固定格式合同,合同空白处均由被申请人进行填制,两申请人当时已经明确向被申请人表示过不接受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但被申请人的工作人员强行将争议解决方式处确定为仲裁,同时还告知这是被申请人公司的统一规定。在整个订立合同过程中,两申请人并没有选择的自由,仲裁条款并不是申请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综上,两申请人认为,该仲裁条款不具备法定的生效要件,属于无效条款,依法申请人民法院裁定该仲裁条款无效。经审理,法院认为,(一)根据双方当事人于20071111签订的《商品房购销合同》可以表明,合同第十四条争议的处理方式中在提交昆明仲裁委员会仲裁栏内打了勾,此行为可以表明当事人对争议处理的方式进行了约定。(二)在审理中,两申请人并未提交其在签订购房合同时对合同第十四条的内容不同意或者被胁迫的证据材料,两申请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其在合同中是签了名的,合同签字的行为可以表明,合同内容应该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三)根据我国《合同法》中关于格式条款的规定,格式条款应当具有《合同法》的五十二条和五十三条规定的情形,或者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才应认定无效。该条款是格式条款,申请人也并未提交上述情形的相关证据,故法院不能确认该条款无效。该条款只是双方的争议处理方式。(四)根据双方当事人于20071111签订的《商品房购销合同》第十四条中的内容,已经载明了仲裁法第十六条规定的仲裁协议应当具有的内容,故该条款应属双方签订的仲裁协议。申请人认为双方没有仲裁协议的理由不能成立。在审理中,申请人并未提交本案有符合仲裁法第十七条和第十八条所规定的情形的相关证据,双方合同中的仲裁协议,应属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故该《仲裁协议》应属有效。

中国某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漯河市分公司与漯河市某某公司临颍县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2]中,漯河市某某保险公司上诉称:本案是一起保险合同纠纷案件,在保险合同中,双方明确约定了仲裁条款,原审法院直接对本案作出判决,违反了法律规定和法定程序。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驳回临颍县某某公司的起诉,由仲裁机构仲裁本案。法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漯河市某某保险公司以双方在保险合同中订立有仲裁条款为由主张本案应驳回临颍县某某公司的起诉、由仲裁机构仲裁本案的请求,应否予以支持。1999830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的保监发(1999147号《关于在保险条款中设立仲裁条款的通知》中已规定了保险公司在拟订保险条款时设立的保险合同争议条款应当采用的格式,即合同争议解决方式由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从提交仲裁委员会仲裁和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两种方式中选择一种。漯河市某某保险公司却在拟订本案保险合同时违反保监会的上述规定,在拟订的保险合同中以格式条款的方式直接载明合同争议的解决方式为提交仲裁机构仲裁,而未载明当事人可以选择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争议解决方式,限制和剥夺了临颍县某某公司对合同争议解决方式的选择权。该合同争议解决方式的格式条款因违反保监会的上述规定,排除了投保人临颍县某某公司对合同争议解决方式的选择权,而为无效条款,法院依法予以确认。临颍县某某公司在投保车辆发生保险事故后与保险人漯河市某某保险公司协商不成的情况下,提起本案诉讼,于法有据,法院依法予以支持。漯河市某某保险公司以其在拟订的保险合同中以格式条款载明合同争议的解决方式为提交仲裁机构仲裁,主张应驳回临颍县某某公司的起诉,由仲裁机构仲裁本案,因于法有悖,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在国外的仲裁和司法实务中,也有一些格式条款抗辩的案例。例如,Intervisa Representações de Transporte Aéreos v. United Airlines Inc AS[3]中,原告认为合同中某些方面导致其中的仲裁条款无效。巴西高等法院认为,根据表面分析,无法推断合同是格式合同,而且,即便是格式合同,由于仲裁条款已经以黑体加粗并由当事人签署,故也是有效的。在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审理的No. 4A_42/2007[4]中,法院认为,如果存在格式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与特别合同的仲裁条款,则应以特别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为准。

随着中国法律界和商业界仲裁意识的增强和各仲裁机构推广工作的大力开展,各种格式合同中都可能加入仲裁条款。为了避免一方以此提出异议,以及仲裁机构/仲裁庭或法院可能据此在效力认定上的一些否定性意见,需要注意格式条款的相关问题,并采取积极措施避免对仲裁条款效力产生不利的影响。

 

 

扫扫微信公众号“中国仲裁”,了解争议解决的那些事儿~

 



[1] 详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昆民一初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

[2] 详见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漯民二终字第147号民事判决书。

[3] 见《最新商事仲裁与司法实务专题案例》第十一卷。

[4]见《最新商事仲裁与司法实务专题案例》第八卷。

0
顶一下
0
相关阅读
  • 没有相关阅读内容!